镜子中的风

暑假的倒数第七天=下


“我回来啦♪(^∇^*),游戏先生,您听我说哦,这个世界真的好有意思啊……哇,你们这是怎么了!(ΩДΩ)”十代看到彻底瘫软在桌子上的四人后,整个人顿时懵逼了。


“啊,十代先生,游作君你们回来了啊。”唯一一个看上去稍微好点的游星勉强站了起来,“买东西辛苦了。我们没事,只是有点累,休息一下,就没……”游作脸色一变,立马扔下购物袋,上前扶住对方。


“抱歉,好像是坐的时间太长了,突然站起来整个人有点发晕。”看到游作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游星顿时慌了,“等、等等,游作我真的没事,不用给他打电话。”


“莫西莫西,请问哪位啊?”


“布鲁诺老师,游星前辈又过度勉强自己了,能来我家接一下他吗?”


“什么!游星,你是不是又偷偷带了工作?我早就说过了,我送你去游作那边是为了让你好好放松一下,顺便调养调养身体。不是让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拼命放飞自我的……巴拉巴拉”


“布鲁诺老师,这些话请在您接回游星前辈后,私下再对他本人说。顺便说一下,游星前辈的脸已经向成熟的苹果一样红透了。”


“……抱歉,是我太激动了。(。﹏。*)”


好了,一个解决。游作收起手机,强制把正处于被迫公开处刑的游星扶到床上坐下,问题是剩下的这四位……


“叮咚。”门铃响了的下一秒,一道时空之门突然出现在游作小小的房子里。一位和十代前辈长相一模一样,却因为那双冰冷的黄金瞳孔更显霸气的男子从中走了出来。


“十代,你该回去了。”霸王冷冰冰地出声道,“在外面玩了这么久也该够了吧。”


“额,霸王。”像是被妈妈发现的过了夜禁的小孩子一样,十代现在特别心虚,“可是游戏先生……”


“关于你的游戏先生的问题的话,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他通知了他的友人过来接他了。”至于被强制在蜜月中塞了个电灯泡的某位白龙使会不会气疯,那就和他没有关系了。


“而且,你自己也很清楚吧,如果再不回精灵界的话,你会遇到什么。”看到十代为难的表情,霸王放软了语气,上前一步挡住游作他们的视线,【看,稍不注意,你的手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五指相扣,霸王眯起了眼睛:【就算这样,你还要坚持吗?】


不知道对方和十代前辈说了什么,原本还一脸不愿意的十代前辈最后还是乖乖和对方离开了。


第二个离开的是游戏前辈,来的是一位有着金色头发的男子城之内克也和一位气势很强的褐发男子海马濑人,不知道为什么,海马先生一直黑着张脸。第三个走的是游星前辈,同预想的一样,游星前辈被愤怒到极致的布鲁诺老师带上D轮,一路狂飚着离开。很好,现在就剩下最麻烦的两位了。


“游马前辈,游矢前辈,快去洗漱,我给你们铺被子。”强硬把两位依旧赖在桌子上的小前辈赶去卫生间,游作开始任劳任怨地整理房间,没错,游马前辈和游矢前辈接下来的七天都要在他家里留宿。


等游马和游矢洗漱结束后出来看到的就是坐在床垫上认真翻着他们作业的游作。


“等等,好不容易游戏桑和游星桑都回去了,作业就暂时放一下吧。”游马惊慌失措地扑上来试图夺回自己的作业本。


“前辈……加油。”游作双手握拳做了个鼓劲的动作,“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的。”


【虽然很感谢你的加油,可为什么我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


这是来自两位虽然学渣,但在某些方面有着野兽一般直觉的游马和游矢的感想。


“话说回来,游马,你是怎么说服你家人同意你一个人过来哒。”游矢托着下巴,好奇看向这位比自己还要小一岁的前辈,“我是因为一些原因,总是在不同的次元之间来回跑。对我的家人来说,去别的次元一趟已经是和去朋友家过夜一样的事情了。”


“啊,真羡慕你啊。”游马像是想到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一样把脸埋进枕头里,闷声说道,“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让家里人同意我一个人过来的。”没错,真的是好大功夫啊……在隐瞒自己偷跑的这件事上。


====================================================


ZEXAL世界


“什么,九十九游马行踪不明了?轨道7,为什么现在才向我报告!”刚刚结束一个实验的天城快斗没想到自己刚从实验室出来就迎来了这样一份“大礼”。


“万、万分抱歉,因为快斗大人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打扰您,所以……”


“切。为了实验特地设置的免打扰反而成了障碍了吗?”


“还、还有,快斗大人,现在神代凌牙正在楼下等你,好像是有有关九十九游马的事情要商量。”


“嗯,我知道了。”


天城宅的一楼客厅


“喂,凌牙,游马真的什么都没和你说吗?”实在是忍不住的天城快斗开口道,将怀疑的眼光投向神代凌牙。


虽然不甘心,但是快斗很清楚,比起自己,其实游马更加信赖神代凌牙。


“都说了我不知道啊!”神代凌牙烦躁的捏紧双手,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巴利安化,“三天前,自从和游马在游乐园门口分开后,我就没见过他了!”


“游乐园——你带游马去游乐园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啊!”不提还好,一提神代凌牙也是一肚子的火,“在坐摩天轮之前,游马就被一通电话叫走了。问他对方是谁,也只说是前辈。后来我去游马家找他,他姐姐和奶奶告诉我,游马被那个前辈招待去别的城市玩了。如果真的是和前辈出去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是……这三天我没有收到任何来自游马的消息。”就算是和拜隆一家人去夏威夷玩的时候,他和快斗似乎每天都会收到来自游马的邮件,可是这一次他们根本没有收到任何游马的邮件或者电话。


“看来游马的失踪跟那所谓的‘前辈’脱不了关系。”天城快斗的脸色非常不好,“问题是叫走游马的是哪个前辈。”


此话一出,两人不约而同地沉下了脸色,的确游马是有不少的前辈,但是关系好到能够和对方一起出去过夜程度的前辈,据他们所知真的没有。


==================================================


“你还要闹脾气到什么时候啊。”霸王放下手中的刀叉,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无奈地看向餐桌的另一头的游城•闹脾气•食物一口都没动•十代。


“我没闹脾气。”


看着面前口不对心的半身,霸王抬手示意一旁的精灵侍女把桌上剩余的食物撤下,抬手从虚空中抽出一张卡,“你应该很清楚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插手的。”


“但是,我实在放不下那个孩子。”接住霸王掷来的卡片,十代把卡片放入自己的牌组中。


“那是他自己的命运,也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我们什么都做不了。”霸王站起身,向外走去。做不了和做不到,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做不到是去做了,但是没有成功;做不了则是从一开始就不能去做,而是在成功之前的问题。


“什么都做不了……吗。还是老样子啊,老是说一些一针见血的话。”不过嘴巴那样说,还是帮他把东西准备好了。果然和约翰说的一样,霸王是个傲娇啊。


【六代同堂】暑假结束前的七天

暑假的倒数第七天=上


“游星前辈,你看一下这里。”


“嗯,游作,你做的很不错,不过这里再加上这个公式的话,运行速度还能在上升。”


电脑前,游作和游星正在为游作的决斗滑板设计新程序。然而因为讨论的内容过于高深,在场的六人除了当事者两位外,没一人听得懂。


“游作酱,居然和别人聊的那么开心。”被关在决斗盘里,还被游作警告今天绝对不能出来的AI在数据空间里泪眼汪汪地咬着小手帕,“我明明是你的伙伴的说,明明是伙伴的说……”


【闭嘴。】<游星前辈,对于决斗滑板有什么建议吗?>


【你就给我做个救世主好了。】<真不愧是游星前辈,居然能在那种绝境下救下了整个城市,您是当之无愧的真正的救世主啊。>


【我从来没有把它当做同伴看待,保护它仅仅是因为它是我的人质。】<游星前辈,是我最重要的人生导师,我一定会豁出性命保护你的!>


ORZ,彻、彻底输了。


“呐,游作,我听说你这里有一个有着独立意识的AI是真的吗?”游马兴致勃勃地在游作的房间里翻找着那个传言中的AI。


“是真的。不过,游马前辈……你不是来我这里赶暑假作业的吗?”游作看着桌子上属于游马的作业册小山,开口道,“现在还不写,能在开学前解决掉吗?”


“游作君说的没错,游马,来接下来是数学的作业。”武藤游戏带着一副无框眼镜,尽心尽力为两位后辈辅导作业,“还有十代君不要引诱游矢,等作业解决完后,你们有的是时间玩。”


没错,六位游戏王的主角齐聚六代主角藤木游作家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帮助主角组中的还在上学的三位……不好意思,说错了,是两位,游作大人的作业早已经完成了,所以可以把防火龙收起来吗?……在暑假最后的一周完成所有的暑假作业。


“没办法啊,暑假一开始,Ⅲ一家就招待我去夏威夷玩了,回来后快斗就拉上我和阳斗一起去了中国的万里长城旅游,再后来是鲨鱼和她的妹妹还有贝库塔他们……”游马鼓着腮帮子,扳着手指一个个地数过去。


“好了,不用说了。也就是说游马前辈,你暑假作业一个字都没有碰是吧。”游作拿过游马山上的一本作业本翻起来,果不其然,是一片空白。


“哇,真惨,这么大的量就算是抄也至少要抄上三天吧。”停下用实体羽翼栗子球逗弄游矢行为的十代也凑过来看游马的作业本,然后用悲痛(幸灾乐祸)的声音表达了自己的无能无力,“别看我,我也不擅长这个,而且我在学校里学的除了决斗外的知识在毕业的时候就还给老师了。”


“和游马比起来,游矢就要好很多了。”游戏一遍监督游矢奋笔疾书,一遍开口道,“至少国语已经完成了,不过接下来的才是难点啊。”


游戏摘下眼镜,头痛地捏捏鼻梁:“十道算术题,你就做错了八道。要不是我一直盯着你,游矢,我真的会认为你没用心在乱写。”


“抱歉,我真心对数字苦手。”游矢瘫在椅子上,白色灵魂从嘴巴里飘出,“明明决斗只需要最基础的加减乘除就可以了,这些二次方什么的到底有什么用啊!!!!”


“那个,游戏前辈,游矢就交给我吧。”游星走过来在游矢旁边坐下,“我对算数还是挺擅长的。您先帮游马把国语补完吧。”


“谢谢你了,游星。”听到这,游戏大喜过望,毫不犹豫地把教导游矢的重任托付给了游星,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他上学时的数学成绩也好不到哪里去,顶多只能算是班上中流水准罢了,“好了,游马,把练习册打开,我会好好盯着你的。”


“游马有游戏先生,游矢有游星桑,那么我们就出去买点吃的吧,游作。”十代冲游作翘起大拇指,眨了眨左眼,“毕竟要是饿着肚子的话,效率会降低的不是吗?”


“嗯,是啊。空腹可是大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游作的脸色有点难看。


“那个啊,我要和游作出去买点东西,游戏先生有什么想要吃的吗?”十代兴致勃勃地抱起挂在机械哔头上的法老王,一边熟练地开始撸猫,一边问道。


“我的话汉堡可以了。”苦恼中的海星。


“请、请给我决斗饭团。”濒死的龙虾。


“什么都好,反正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可以了。”这是彻底脱水了的番茄。


“饮料我要牛奶,其他的什么都行。好了,游矢君,继续下一道问题吧。”这是挥舞着大钳子试图从番茄上榨出更多汁水的黑色螃蟹。


不妙,貌似真的有点饿过头了,游作捂脸,顺手拿过便签记下前辈们的要求:“那么游戏前辈是汉堡,游马前辈是饭团,游矢前辈既然无所谓的话就和游戏前辈一样吃汉堡好了,游星前辈是牛奶加汉堡。嗯,正好这条街过去就有一家汉堡店,里面也有在卖饭团,看来很快就能买回来。”


“哎,那有没有炸虾啊ヾ(◍°∇°◍)ノ゙。”


“……十代前辈,一般来说汉堡店是不会卖炸虾的。不过,这样就困扰了啊,我不清楚哪里有卖炸虾啊。”身为典型理科男的游作只要有电脑和快餐就能活下去,再加上小时候的经历,游作对于食物的注重点只有近、快、饱,也就是离得近,上得快,吃得饱,至于味道和喜好……抱歉,他真的不怎么关注。


“没关系,这座城市这么大,肯定找得到卖炸虾的店的!”十代一把勾住游作的脖子,笑嘻嘻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善口舌的游作默默向桌旁的四人投去求救的目光,可惜四个人没一个接收到来自后辈的求救信号。


“好吧。”游作屈服了。


==================================================


“谢谢光临!”


“呀,真是帮了大忙啦。没想到这家店居然有送货上门的服务。”十代抱着头,伸了个大懒腰,转身看向一旁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的游作,“怎么了?游作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没什么,只是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不,应该是错觉吧,毕竟那个人已经很久没回Den City。”


‘了见大人,请冷静。’亡灵压低声音,四肢并用地努力阻止着他的上司,‘请不要忘了您回Den City的目的。’


‘我很冷静!亡灵,你可以把你的手放开了。’鸿上了见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同时停下了动作,表示自己已经恢复了冷静。


‘不不不,如果了见大人能稍微收敛一下对藤木游作身边的那位先生的杀意的话……’


‘我说了,给•我•放•手!’


“是!”


“嗯?”在兴致勃勃的十代身后专心摆弄的手机的游作突然抬头向周围看去。


“怎么了,游作,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没事,应该是我的错觉罢了。”


……我抽的是闪闪池没错吧。

一氪金,你就来了,之前送的石头你死活不来。
你就是想逼我氪金对吧!凸^-^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弓呆终于来我家啦!还附赠一只玛丽!
周年石头万岁(*^3^)

阿尔托莉雅archer沉了!

呜呜呜呜,氪金了一单,还赔上了六个呼符和以前存的100石头。结果就给我一个阿尔托莉雅saber!
我要的是archer职介的你不是saber的你啊!!!!实在不行的话给我个五星礼装也可以啊!!!!!!!
打滚捶地大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膜拜我吧。一块钱都没有氪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跪拜我吧
第一个十连就出了奶光

哈哈哈哈哈哈!
师匠终于来到我的迦勒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