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六代同堂】暑假结束前的七天

暑假的倒数第七天=上


“游星前辈,你看一下这里。”


“嗯,游作,你做的很不错,不过这里再加上这个公式的话,运行速度还能在上升。”


电脑前,游作和游星正在为游作的决斗滑板设计新程序。然而因为讨论的内容过于高深,在场的六人除了当事者两位外,没一人听得懂。


“游作酱,居然和别人聊的那么开心。”被关在决斗盘里,还被游作警告今天绝对不能出来的AI在数据空间里泪眼汪汪地咬着小手帕,“我明明是你的伙伴的说,明明是伙伴的说……”


【闭嘴。】<游星前辈,对于决斗滑板有什么建议吗?>


【你就给我做个救世主好了。】<真不愧是游星前辈,居然能在那种绝境下救下了整个城市,您是当之无愧的真正的救世主啊。>


【我从来没有把它当做同伴看待,保护它仅仅是因为它是我的人质。】<游星前辈,是我最重要的人生导师,我一定会豁出性命保护你的!>


ORZ,彻、彻底输了。


“呐,游作,我听说你这里有一个有着独立意识的AI是真的吗?”游马兴致勃勃地在游作的房间里翻找着那个传言中的AI。


“是真的。不过,游马前辈……你不是来我这里赶暑假作业的吗?”游作看着桌子上属于游马的作业册小山,开口道,“现在还不写,能在开学前解决掉吗?”


“游作君说的没错,游马,来接下来是数学的作业。”武藤游戏带着一副无框眼镜,尽心尽力为两位后辈辅导作业,“还有十代君不要引诱游矢,等作业解决完后,你们有的是时间玩。”


没错,六位游戏王的主角齐聚六代主角藤木游作家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帮助主角组中的还在上学的三位……不好意思,说错了,是两位,游作大人的作业早已经完成了,所以可以把防火龙收起来吗?……在暑假最后的一周完成所有的暑假作业。


“没办法啊,暑假一开始,Ⅲ一家就招待我去夏威夷玩了,回来后快斗就拉上我和阳斗一起去了中国的万里长城旅游,再后来是鲨鱼和她的妹妹还有贝库塔他们……”游马鼓着腮帮子,扳着手指一个个地数过去。


“好了,不用说了。也就是说游马前辈,你暑假作业一个字都没有碰是吧。”游作拿过游马山上的一本作业本翻起来,果不其然,是一片空白。


“哇,真惨,这么大的量就算是抄也至少要抄上三天吧。”停下用实体羽翼栗子球逗弄游矢行为的十代也凑过来看游马的作业本,然后用悲痛(幸灾乐祸)的声音表达了自己的无能无力,“别看我,我也不擅长这个,而且我在学校里学的除了决斗外的知识在毕业的时候就还给老师了。”


“和游马比起来,游矢就要好很多了。”游戏一遍监督游矢奋笔疾书,一遍开口道,“至少国语已经完成了,不过接下来的才是难点啊。”


游戏摘下眼镜,头痛地捏捏鼻梁:“十道算术题,你就做错了八道。要不是我一直盯着你,游矢,我真的会认为你没用心在乱写。”


“抱歉,我真心对数字苦手。”游矢瘫在椅子上,白色灵魂从嘴巴里飘出,“明明决斗只需要最基础的加减乘除就可以了,这些二次方什么的到底有什么用啊!!!!”


“那个,游戏前辈,游矢就交给我吧。”游星走过来在游矢旁边坐下,“我对算数还是挺擅长的。您先帮游马把国语补完吧。”


“谢谢你了,游星。”听到这,游戏大喜过望,毫不犹豫地把教导游矢的重任托付给了游星,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他上学时的数学成绩也好不到哪里去,顶多只能算是班上中流水准罢了,“好了,游马,把练习册打开,我会好好盯着你的。”


“游马有游戏先生,游矢有游星桑,那么我们就出去买点吃的吧,游作。”十代冲游作翘起大拇指,眨了眨左眼,“毕竟要是饿着肚子的话,效率会降低的不是吗?”


“嗯,是啊。空腹可是大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游作的脸色有点难看。


“那个啊,我要和游作出去买点东西,游戏先生有什么想要吃的吗?”十代兴致勃勃地抱起挂在机械哔头上的法老王,一边熟练地开始撸猫,一边问道。


“我的话汉堡可以了。”苦恼中的海星。


“请、请给我决斗饭团。”濒死的龙虾。


“什么都好,反正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可以了。”这是彻底脱水了的番茄。


“饮料我要牛奶,其他的什么都行。好了,游矢君,继续下一道问题吧。”这是挥舞着大钳子试图从番茄上榨出更多汁水的黑色螃蟹。


不妙,貌似真的有点饿过头了,游作捂脸,顺手拿过便签记下前辈们的要求:“那么游戏前辈是汉堡,游马前辈是饭团,游矢前辈既然无所谓的话就和游戏前辈一样吃汉堡好了,游星前辈是牛奶加汉堡。嗯,正好这条街过去就有一家汉堡店,里面也有在卖饭团,看来很快就能买回来。”


“哎,那有没有炸虾啊ヾ(◍°∇°◍)ノ゙。”


“……十代前辈,一般来说汉堡店是不会卖炸虾的。不过,这样就困扰了啊,我不清楚哪里有卖炸虾啊。”身为典型理科男的游作只要有电脑和快餐就能活下去,再加上小时候的经历,游作对于食物的注重点只有近、快、饱,也就是离得近,上得快,吃得饱,至于味道和喜好……抱歉,他真的不怎么关注。


“没关系,这座城市这么大,肯定找得到卖炸虾的店的!”十代一把勾住游作的脖子,笑嘻嘻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善口舌的游作默默向桌旁的四人投去求救的目光,可惜四个人没一个接收到来自后辈的求救信号。


“好吧。”游作屈服了。


==================================================


“谢谢光临!”


“呀,真是帮了大忙啦。没想到这家店居然有送货上门的服务。”十代抱着头,伸了个大懒腰,转身看向一旁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的游作,“怎么了?游作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没什么,只是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不,应该是错觉吧,毕竟那个人已经很久没回Den City。”


‘了见大人,请冷静。’亡灵压低声音,四肢并用地努力阻止着他的上司,‘请不要忘了您回Den City的目的。’


‘我很冷静!亡灵,你可以把你的手放开了。’鸿上了见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同时停下了动作,表示自己已经恢复了冷静。


‘不不不,如果了见大人能稍微收敛一下对藤木游作身边的那位先生的杀意的话……’


‘我说了,给•我•放•手!’


“是!”


“嗯?”在兴致勃勃的十代身后专心摆弄的手机的游作突然抬头向周围看去。


“怎么了,游作,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没事,应该是我的错觉罢了。”


评论(1)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