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JOJO混部】之意大利留学生涯01

第一章


汐华初流乃……或者应该说是乔鲁诺•乔斯达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家庭和别人的家庭有点不大一样,当然这点不一样并不是指他没有母亲却有两个父亲,而且其中一个父亲还不做人了。从有意识开始,为了不弄混两个父亲,初流乃就称呼做人的父亲为爸爸,不做人的那个为padre。


在天天被自家爸爸和padre闪瞎眼足足十年后,乔鲁诺力争理据地列出一大堆案例之后,向爸爸表达了自己希望在国外读高中的意志,嗯?你问padre?那个家伙根本就是巴不得这个家里只有他和爸爸两个人,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两个的生活技能点都是负数的话,他就连帮佣不想请。


至于血缘亲情?呵,乔鲁诺早就从叔叔乔瑟夫那里知道了,当初如果不是爸爸强硬地阻止甚至动用了家族的力量恐怕他早就被那个不做人的padre丢到不知道哪个角落的孤儿院里去了。


听说后来这件事被乔斯达们发现的时候,家里简直像是被暴风雨袭击了一样,首先是对孤儿院有着相当心理阴影的乔瑟夫叔叔的恋人西撒直接冲过来想要揍DIO一顿,然后是一直和西撒形影不离的乔瑟夫叔叔,最后是去外国大学参加研讨会回来的乔纳森愤怒地把DIO揍得不得不在棺材里休养了整整三年。


闲话我们也不多说,总之在征得了乔纳森的同意之后,乔鲁诺款款地带着他的两张身份证来到了意大利的著名私立高中。没错,你没有看错是【两张身份证】,一张是英国籍的金发小酷哥乔鲁诺•乔斯达,另一张则是意大利国籍的日本人汐华初流乃。乔鲁诺•乔斯达有着两张身份证的最根本的理由就是现在已经不做人了的某位在世界各地做着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


虽然因为没有涉及到毒品一类的存在,乔纳森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到了,毕竟你不能要求一个恶人一下子变好。如果DIO真的完全不碰那边世界的东西的话,乔纳森恐怕还会担心DIO是不是又在打什么不好的主意。


现在几乎全世界的情报组织都知道鼎鼎有名的军火大亨DIO有一个关系不大好的金发儿子,却TMD没一个知道DIO有着一个三观正直到极点的恋人。


乔鲁诺开始学习波纹是在他五岁的那年,因为体内吸血鬼血脉的觉醒,乔鲁诺看着自己一觉醒来就从黑直变成金卷的头发,顿时哭哭啼啼地扑到了乔纳森的怀抱里。被自己头发的变化吓到了的乔鲁诺在乔纳森的怀里哭了整整一下午后,跑回老家查资料的西撒才打电话过来告诉他们,这种变化是没有害的,如果想要变回去,只要乔鲁诺学会了波纹,用波纹压制住吸血鬼的血脉就可以了。


可惜乔鲁诺的波纹天赋完全继承了DIO,跟着乔纳森苦学了十年,才终于能够做到随时保持着波纹呼吸法压制自己的吸血鬼血脉,把自己的那头金色卷发变回黑色直发。可惜只要一松懈,忘记保持波纹呼吸法,头发就会变回金色。至于其他的波纹应用,乔鲁诺也就只学了表面,毕竟对于他来说波纹只要能够让他变得跟padre不那么像就足够了,其他的他也用不着,毕竟他还有【那个】在。


这次要入学意大利高等私立高中的是“汐华初流乃”,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意大利的【热情】组织就在私底下追查名为乔鲁诺的金发少年的存在。虽然很想怀疑是DIO做的好事,但是想想DIO的手还没有那么长,再加上对方的活动范围一直在意大利,最后也就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且乔鲁诺有着保持整整三年的波纹呼吸法的自信,当初为了锻炼他的波纹呼吸法,乔瑟夫叔叔和西撒叔叔可是把当初他们特训时候的那一套给搬出来了,虽然最后乔纳森爸爸出面阻止了那一系列的会死人的特训,但是托那一个月特训的福,现在的乔鲁诺除非是受到致死程度的重伤,他都可以保持着波纹呼吸不断。


==============================================================================


一年后


上午的全部课程结束后


“初流乃,上周周五晚上过得怎么样?”后座的同学坏笑着用笔戳了戳乔鲁诺的后背,“一定很不错吧。”


“哪里不错啊,简直是糟透了。”初流乃黑着脸,一本子拍上去,“绝对没有比那更加糟糕的经历了。”


看初流乃的脸色真的不好,后座的男生也就吐吐舌头自讨没趣地去找别人说话了,毕竟去酒吧猎艳就像是抽奖一样,表面上遇到的是个美女,谁知道到底是真美女还是化妆化出来的美女啊,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还会遇上个男扮女装出来猎艳的GUY。看上去初流乃估计就是运气不好抽到下下签了。


“叮~”


嗯,新邮件?初流乃从口袋里掏出上个月爸爸托西撒叔叔送过来的新式手机,看到邮件的发信人的位置上明晃晃地填着Diavolo(迪亚波罗)这个名字,顿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错,现在他乔鲁诺•乔斯达,不,汐华初流乃正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他被别人单方面要求做情人了,而且对方貌似还是个很不得了的大人物。


这一切的开端都要回到上周周五,为了庆祝他们班上班花的生日,班上的一个公子哥包下了一家酒吧的二楼来给这位大美女举办生日晚会。


抱着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理,初流乃欣然随大流跟着班上的一群人去参加公子哥为了追求美人儿举办的生日晚会。然而到了酒吧后,初流乃就后悔了,看着公子哥左拥右抱着两个很明显不是学生的美女,班花还在给他劝酒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想要省下晚餐费的打算貌似是不大可能的。


然后,大受打击的他在象征性地给班花和公子哥敬了几杯酒后,就跟着其他一些用不着讨好公子哥、对班花没想法、只是来凑个热闹、给公子哥一点面子的一些人到酒吧的一楼去享受美好的意大利的夜晚了。


当然初流乃可没打算在这种地方随便找个女人把自己的第一次交出去,他只是想要随便喝点酒然后装醉自己回家罢了。虽然他不像爸爸一样对忠贞十分在意,但他也不像padre一样在和爸爸交往之前私生活泛【yin】滥【luan】得令人发指……虽然最后他宝贵的第一次还是稀里糊涂地在旅馆的床上被一个初次见面的品味差得和他padre有的一拼的章鱼头男人夺走了。


而且从那之后,他就被那个章鱼头男人给彻底缠上了,从此开启了他接下来彻底变调了的人生之路。


评论(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