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JOJO混部】之意大利留学生涯02

第二章


迪亚波罗最近感觉很烦,没错,真的是很烦。他的烦躁程度甚至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正常生活】,就连向部下下达命令的邮件都浓浓地透露出了他的烦躁。

 

一切的起源是四年前,迪亚波罗、特里休·乌纳、布加拉迪、阿帕基、纳兰卓、米斯达等人接连觉醒了来自平行世界的记忆。在没有乔鲁诺能力的帮助下,布加拉提等人在付出了重大的代价之后带着特里休逃出了迪亚波罗的追杀,并且以接受SPW财团的指挥为条件,全员成功保住了性命。

 

迪亚波罗虽然想要继续追杀他们,但是在潜入SPW财团分配给布加拉迪一行人的宅邸时,被前来【看看我未来的手下】的DIO打成重伤,退败。

 

后来的布加拉迪一行人在SPW财团的介绍下加入了DIO的麾下。那个时候的DIO已经是那一行中的顶尖人物了,而迪亚波罗的【热情】顶多就只能算是意大利的一个中上型组织,在意大利还好说,在世界就有点不大够了。

 

【这里说一下,作者镜子我认为迪亚波罗能在二十多年内把自己白手起家的组织弄成意大利数一数二的黑手党组织的理由一共有三个:一个是当初他卖给恩雅婆婆的五只箭所换来的庞大金钱;二是替身使者的存在,大家都知道替身使者的存在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天生的、另一种就是用箭觉醒,别看漫画里主角身边替身使者一个接一个地出现,没听第四部的那个意大利厨师说他环游世界学习料理的时候都没有见过一个替身使者,仗助他们还是他所遇见的第一个;三就是DIO的死亡,别的不说,要是DIO活着,他会允许自己眼中的一只面包霸占所谓的黑暗帝王之座吗?】

 

以至于现在的布加拉迪他们对于迪亚波罗来说,根本就是一块卡在他喉咙里的骨头,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迪亚波罗很确信,DIO放出布加拉迪一行人在他手下的风声就是想要警告他不要动小动作,也是在告诉他如果敢再动布加拉迪他们,他DIO并不介意对【热情】出手。

 

迪亚波罗很清楚DIO是个怎么样的人,独裁,领袖气质,还有那对他们这些恶人来说具有疯狂吸引力的独特人格魅力。如果不是因为自身的情况比较特殊,恐怕他也会在遇见DIO的时候就拜倒在他的脚下了吧。

 

于是,迪亚波罗不得不暂时放弃了对于布加拉迪他们的追杀,而开始专心地在意大利境内寻找那个他恨不得碎尸万段的存在——乔鲁诺·乔巴拿。

 

 

 

 

在被黄金体验镇魂歌击中的三年后,永远徘徊在生与死之间的他终于再次见到了乔鲁诺,比起当初给他下了那个永恒诅咒时候的他,现在已经18岁了的乔鲁诺貌似除了长高一点,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当然这些对于当时的迪亚波罗来说都不是重点,他见到乔鲁诺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死去。】

 

对此,他那个该死的死敌只是睁着他那双澄澈的青色眼睛很无辜地说道,【你不是一直都在死吗?】

 

“迪亚波罗,你就永远地活着,活着向我死去的同伴们赎罪吧。”

 

迪亚波罗感觉自己好像出现了幻听,但还没等他向乔鲁诺确认他的话语的时候,他就已经迎来了新的死亡,一辆像是喝醉酒了一样的大巴从一旁的公路上横冲过来,带着迪亚波罗撞到了墙上,然后“轰”的一声,大巴爆炸了。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遇见了乔鲁诺,当时的乔鲁诺貌似喝醉了酒,并且心情很不好。

 

当然,当时迪亚波罗的情况也很不好,永无休止的死亡并没有让迪亚波罗习惯死亡,反而随时随地都会迎来死亡的恐惧和睡眠的缺乏让迪亚波罗的精神已经濒临了极限,这段时间他的死亡方式永远都是失血过多,因为迪亚波罗已经到了不得不用疼痛来确认自己现在是“活着”的这项事情的程度。

 

接下来简直是大混乱,醉酒的乔鲁诺拉着迪亚波罗的手用迪亚波罗听不懂的语言,不,或许是他知道的语言,但那个时候的迪亚波罗已经快要濒临疯狂了,他甚至连拉着他手的是他一辈子最大的仇人都认不出来了。然后……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拉着对方跑到一家最近的旅馆开房,啪啪啪。

 

总之,原本应该是不死不休的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在酒精的催动下,一个在精神的压迫下,有了这样一个不应该有的夜晚。

 

虽然不知道当时的乔鲁诺对于自己跟杀了自己同伴的仇人上床这件事是怎么想的,但是在经过久违的没有死亡打扰的睡眠后,迪亚波罗却不愿意回到之前的那种日子了。于是提早醒来的迪亚波罗并没有趁机干掉乔鲁诺,(因为他很清楚就算替身的主人死了,镇魂歌的效果也不会解除,就像是波鲁那雷夫的银色战车一样,就算主人死了,升级为镇魂歌的替身效果依然会处于发动中)也没有按照自己的心意再睡一会,而是靠在床垫上准备等乔鲁诺醒来后,向乔鲁诺提出一个他绝对不会拒绝的交易。

 

不出迪亚波罗所料,面对他提出的条件,乔鲁诺只是犹豫了一下就接受了。乔鲁诺把迪亚波罗安排到了自己名下在意大利偏远地带的一套屋子里,每周都会带着一些食物去看迪亚波罗,顺便和他做爱,有些时候还会在那里住个几天。如果自己实在是有事不能来,他就会让米斯达帮他送东西过来。看着米斯达看着自己几欲喷出火焰来的眼睛,迪亚波罗饶有兴趣地猜测米斯达到底能够忍到什么时候才会拔出自己的【性感手枪】带给他新一轮的死亡,令他遗憾的是米斯达的忍耐能力实在是优秀,居然能够忍住不给他一发子弹。看着米斯达开着车远去的背影,迪亚波罗倍感无趣地打开刚刚米斯达丢下的大袋子,开心地发现里面有一支最新出来GIVENCHY的口红。

 

对于迪亚波罗来说只有每周乔鲁诺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才感觉自己是活着的,只要乔鲁诺离开他的身边,他就随时随地都会因为一些看上去无害的小东西而死亡,就连吃根面条喝口水,他都可能会因为食物中毒或者呛到而死亡。

 

迪亚波罗感觉乔鲁诺的存在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剂毒品。让他恨之入骨的同时又根本离不开他。他曾无数次靠着自己在梦中杀死乔鲁诺,捏碎他的心脏这一幻想来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想要在现实中的【真实】活着他就不得不依靠着乔鲁诺。

 

迪亚波罗根本不愿意承认,他依赖着乔鲁诺,他最安心的时间是每次做爱结束后,依靠在乔鲁诺那看上去单薄实际上已经算得上很厚实的胸膛里的那段时间。

 

实际上,作为一个情人,乔鲁诺虽然有点生涩,但确实是个好情人。在做爱结束后,乔鲁诺都会抱着他去浴室清洗,然后给他的腰部做个简单的精油按摩,而且在做按摩之前,乔鲁诺都会抱着他,在他耳边给他讲解今天用的精油的种类和功效。迪亚波罗感觉现在这间房子里面最不缺少的就是精油了,而且各种味道的都有:熏衣草(LAVENDER)、尤加利(EUCALYPTUS)、依兰(YLANG)、苦橙叶(PETITGRAIN)、迷迭香(ROSEMARY)、天竺葵(GERANIUM)、薄荷(PEPPERNINT)、葡萄柚(GRAPERFRUIT)、苹果(APPLE)、玫瑰(ROSE)、铃兰(MUGUET)、玉兰(MELATTI)、桂花(SWEET OSMAANTNTHUS)、芬多精(PHUTON CID)、茉莉(JASMINE ABSOLUTE)、橙花(NEROLI)、兰花(ORCHIS)等等。

 

迪亚波罗还拿这件事情来嘲笑过乔鲁诺,说他是不是不打算当黑手党教父了,打算去当个精油商人。对此,乔鲁诺只是笑笑,然后吻上了迪亚波罗的额头。

 

 

 

 

时间回到四年后的现在,意大利的某家不知名小酒吧

 

迪亚波罗烦躁地坐在角落里喝酒,刚开始是一杯一杯地喝,到后来就直接拿着酒瓶往嘴里灌。酒没了,就叫服务员继续上酒,然后在等酒的时候点上一支烟。

 

迪亚波罗不记得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如果没有都与酒精和尼古丁的作伴,他就无法入眠。

 

迪亚波罗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和当初快要被黄金体验镇魂歌的效果给逼疯的时候很相似,但是这次可没有一个乔鲁诺来做他的安眠枕。更要命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为啥会变成现在!!以前是因为乔鲁诺的黄金体验镇魂歌把他弄得死去活来,难不成这一回是因为他重生到这个世界的代价?可布加拉迪他们明明都没什么问题!!!

 

想到前天收到的布加拉迪一行人为了一批军火和【热情】在墨西哥码头干架的消息,迪亚波罗的脸色又沉了点,睡不好的人能那样精力十足地和人干架?TMD倒霉的就只有他一个?!

 

想到布加拉迪一行人,理所当然的,迪亚波罗又想起了乔鲁诺,那个在【前世】夺走了他一切的少年……不,应该称他为男人比较适合吧。迪亚波罗醉眼朦胧地想起在重生前他最后一次见到的乔鲁诺,仿佛就连时光都特别偏爱他一般,就算已经成为了黑手党教父已经数十年了,他的相貌还和当初还是个孩子的他没有多大差别,而且因为时光的沉淀,那个时候的乔鲁诺身上有着一种宛如陈年酒酿一般的香醇的味道,他的胸膛远比看上去的要宽阔,每次热情结束之后他都会让自己靠在他的胸膛上……

 

想到这,迪亚波罗忍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下身也缓缓站了起来。顿时仿佛一桶冰水从头淋下,迪亚波罗猛地从酒精中清醒过来,不,只有这件事,他绝不承认,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迪亚波罗眷恋着乔鲁诺的怀抱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

 

在喝下十瓶伏特加后,就算是体质超出常人的替身使者也会受不了了,更不要说已经近三年没有好好地真正睡过一觉的迪亚波罗了。在付了钱之后,迪亚波罗摇摇晃晃地打算离开酒吧回到酒店里去,就在那个时候,他在酒吧的门口碰见了拒绝了同班同学的帮助正准备回租房的初流乃。

 

原本以迪亚波罗的性格,像这种小人物他一向是不放在眼里的。可是今天晚上他不仅喝了大量的高浓度烈酒,还被自己居然怀念死敌的怀抱这件事情给气到了。打算随(du)大(qi)流地打算在今晚来个一夜情,迪亚波罗一眼就看中了那个看上去有醉了的亚洲男孩,理由?因为在他面前的一堆人当中就他的头发不是金色的。

 

接下来的一切都和迪亚波罗料想的一样,他成功地上前勾搭上了这一群学生,然后拉着貌似有点不大情愿的亚洲男孩跑到了附近的一家情侣酒店开了房。虽然上下位置有点不对,但迪亚波罗惊喜地发现自己居然能够一夜无梦地熟睡了整整十个小时。

 

虽然那个男孩一大早没有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但是迪亚波罗还是很快就查到了对方的资料。汐华初流乃,意大利国籍的日本人,五岁的时候被再婚的单亲母亲带到意大利,母亲嫁给现在的意大利丈夫後,继父也没给过他好脸色,甚至有过虐待他的行为,可是母亲都一直对其视而不见,直到在他七岁的时候,母亲和继父均被卷入黑帮乱斗而亡。被送入孤儿院的他很快就被一个叫做西撒的男人所收养,后来就一直跟那个男人在英国那边生活,十五岁的时候才回到意大利就读高中。

 

很清白的简历,除了那个养父貌似和一个乔斯达家的人关系很好,而那个乔斯达家据说和SPW财团有着联系。

 

可是……迪亚波罗心不在焉地翻看着刚刚打印出来的资料,自从重生之后,他也不是没有找过一夜情,但每次都根本没有爽到,再加上做完之后得不到充足的睡眠,整个人都更累了。

 

于是,终于回到租房中填饱了肚子的初流乃在周六的傍晚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了某只霉斑章鱼,然后被对方提出了做他情人的【邀请】。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