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JOJO混部】之意大利留学生涯03

第三章

 

不妙,真的非常不妙。初流乃捂着嘴看着西撒叔叔发来的邮件陷入了沉思,邮件上写着三天后他爸爸会因为一场一个月后在罗马的研讨会,前往意大利,在意大利呆几天后再转搭飞机前往罗马,虽然padre说他可以派私人飞机直接送他到罗马,却被爸爸恼羞成怒地暴揍一顿,最后爸爸拉着行李箱兴冲冲地搭上了前往意大利的飞机,padre不得不在地下室养伤一周。

 

现在的初流乃已经完全没有兴致去看,西撒叔叔兴致勃勃写上的padre被爸爸揍得有多么多么惨的文字。如果是一个月前,他会很开心收到这一封邮件,然后为迎接爸爸的到来做好准备。可是现在的他只想全力阻止他亲爱的爸爸到他这边名为路过、实为探望的决定。

 

一个月前因为多种理由,也许是想要给平淡日常添加一点点刺激的味道,他和那个在酒吧遇到的奇怪男子迪亚波罗成为了情人。当然,他很清楚这点刺激绝对会让他的爸爸发一场有生之来最大的火,所以他只打算把这段情人生活保持在他在意大利留学的期间,在毕业之前,他就会向对方提出分手,不,说不定用不着那么久,毕竟对方看上去就不是那种很长情的人,话说意大利人有长情的吗?

 

不过……时间有点不妙,初流乃滑动手机屏幕翻到下一封邮件,刚刚迪亚波罗发过来的,说他刚刚结束了工作,马上就回来,让他去做好准备乖乖在【家】里等他。

 

当然,迪亚波罗说的【家】并不是指初流乃在校外租的那个一室一厅一卫的小公寓,而是他名下的一处位于郊区的别墅。在确定了情人的关系后,迪亚波罗就带着初流乃来到了那处别墅住了一晚,然后在第二天初流乃回去的时候把副钥匙交给他。

 

不过把跟炮友打炮的地方称为家,那个男人也是有够奇怪的。初流乃的手指灵活地在手机屏幕上敲打,要说奇怪的话,其他方面也是,在做完之后总是要求初流乃给他做精油推拿,然后表达对他的手法的嫌弃,还有每次的邀请都会隔个大约一周。不过出手倒是很大方,每周迪亚波罗都会送给他一点小礼物,有时候是手表,有时候又是些首饰,还会混入口红之类的男士化妆品,虽然他不大懂,但都挺贵重。前些日子,他去找过熟悉的鉴定商,对方说这些东西合计的价格至少上百万。

 

初流乃不知道的是这些东西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乔鲁诺曾经送给迪亚波罗的礼物。就连迪亚波罗自身都没有察觉,他在无意识地模仿着另一个世界的一切,被戏称为【家】的别墅,一周一次的见面,每周都会送给对方的礼物,精油……

 

不过这些都不是初流乃现在所在意的,他现在在意的事情只有一件,到底该怎么在不惹怒迪亚波罗的情况下,拒绝这次的邀请。

 

“什么?有事情来不了了?初流乃,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非你不可!别给我蹬鼻子上脸,三天后要是我没在家里看到你,我们就断了!”

 

“嘟……”在对方吼完后,通话就断了,啊,果然生气了,初流乃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迪亚波罗是真的生气了,就连这种三流电视剧里的台词都冒出来了,不过……是至于那么生气的事情吗?还有为什么他会那么肯定迪亚波罗会因为这次的拒绝生气啊?

 

想到这,初流乃突然感到大脑开始产生针刺一般的痛楚。看到镜子里自己开始变浅的发色,初流乃顿时大惊失色地冲进卧室拉开抽屉,掏出一瓶白色瓶子的维他命,当然里面装的不是维他命而是当初乔纳森为了抑制他身上那一半的吸血鬼血液而特地跑去西藏那边求的药。

 

世界上的吸血鬼数量不多,但也少不到哪里去,除了那些长相实在是抱歉的,总会有大量的女人飞蛾扑火一般地扑向那些吸血鬼化后颜值大幅度上升的男人。

 

那么多人中总会有人会怀孕,诞下吸血鬼的混血儿。某种意义上混血儿比一般的吸血鬼难缠,混血因为体内有着一般人类的血,所以就算直射到太阳光也不会死。而且混血到某一年龄之后就会开始觉醒吸血鬼的血脉,完全觉醒吸血鬼血脉的混血除了制造不出尸生人之外其他都和真正的吸血鬼一模一样。对此,波纹一族想出的办法就是这种能够抑制吸血鬼血脉的药物,只要混血从小开始就不断服用这种药物,直到十八岁,体内的吸血鬼血脉就会被完全压制住。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DIO的血脉太过于强大了的缘故,对于初流乃来说这种药物只能算是一种辅助波纹的道具,当他因为自身情绪的不稳定而控制不了波纹的时候,他就会借助这种药来稳定自己的波纹。

 

看着发色终于恢复成了原来的黑色,初流乃长舒一口气,瘫倒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十五岁的生日结束后,他体内的吸血鬼基因越来越活跃,在意大利的第一学年他就差不多吃光了带来的存货,但奇怪的是在他过完十六岁的生日之后,吸血鬼基因的活动也随之减弱下来。

 

他曾经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西撒叔叔和乔瑟夫叔叔,因为这两个人可以说是当代波纹一族中的最强者,至于爸爸,如果不是padre变成吸血鬼的缘故,估计那个老好人的爸爸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世界的另一面,纵使他的天赋远在他人之上。

 

对于他的提问,西撒和乔瑟夫两位叔叔都没有做出正面的回答,给他的答复都是因为他年纪大了,所以基因才会开始活跃。还有不要忘记吃药。看着在收到回复的邮件后的第二天,由航空快递送过的满满一箱的【维他命】,初流乃觉得还是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会比较好。

 

 

 

 

 

“什么?爸爸你不来了?”初流乃为难地转过头看着桌上自己刚刚拎回家的大蛋糕和火鸡,“可是我东西都买好了。”

 

“对不起啊,乔鲁诺。DIO,你别乱动!这不是吃的。”乔纳森黑着脸把又开始不老实的DIO拉下来搂进怀里,“DIO不小心中了敌人临死前替身的攻击,身心被变成小婴儿了,现在一离开我就哭个不停。经过检查预计只要一个月就会恢复原样了。”

 

……

 

“是么,我知道了,那么蛋糕和火鸡我就找同学帮我吃掉好了。”初流乃挂掉电话后,烦躁地抓乱了头发,刚刚乔纳森所说的话他一句也不相信,当然他不是不信任这位将他养大的绅士,而是他不相信padre居然会大意到被替身使者的临死挣扎击中,估计变成小孩的事情是真的,不过不是因为敌人的临死攻击,而是因为他手下的能力。

 

不过,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让padre那么拼命地阻止爸爸到他这边来啊?关于这点,初流乃是百思不得其解。

 

当天晚上,乔斯达家的主卧室,乔纳森愤怒地看着压在他身上的已经变回原样的DIO:“DIO,你太过分。你怎么可以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期待去探望乔鲁诺吗?”

 

“JOJO!”DIO伏在乔纳森的脖子上,露出了尖利的獠牙,“在指责我之前,请问我亲爱的考古学家,你是否还记得今天是我们互相表白述说心意的纪念日?在这个一年一度的重要日子,你居然想抛下我去找那个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那是你儿子!迪奥,乔鲁诺是你的亲生儿子!”

 

“yes,我很清楚他是我的儿子!但是他身上没有你的血液!!而且这一次,我根本没有想过在我们之间再来一个孩子!!”没错,这就是DIO的想法,在他看来他能容许那个亚洲女人生下他的血脉就是天大的恩赐了,上辈子他把那些女人作为培养基,想要孕育出属于他和乔纳森的孩子。可是这一次他真的没有想要过孩子,至于乔鲁诺,那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仿佛就像是所谓的世界意志一样,所有曾作出一番大事业的JOJO血脉的持有者都必须诞生在这个世界上。

 

“我真的很害怕,JOJO。”说着,DIO又凑上前把嘴贴近了乔纳森的脖子,脉搏还在鼓动,新鲜鲜血的芬芳,他还活着,乔纳森·乔斯达还活着。现在在他怀里的,“我们以为自己改变了一切,可是一切都没有变化,乔瑟夫·乔斯达、空条承太郎、还有那个发型怪怪的乔瑟夫的儿子,乔鲁诺、空条徐伦。你的十九岁,西撒·齐贝林的二十岁,花京院的十七岁,到底是怎样的也不用我说了吧!仿佛有一只大手想要把世界的轨迹变回原来的模样一样。在看到被送来的乔鲁诺的时候,我更加确信这一点。命运想要把一切变回原样啊!JOJO。”

 

“DIO,我们必须要好好谈谈。”乔纳森一直都知道DIO不大喜欢乔鲁诺,但是在他看来这点小矛盾最多只是小孩子的青春期和DIO自身的变扭而已,他从来都没有想过DIO居然会想那么多,还把乔鲁诺看做是所谓命运的象征。

 

看着双目发红,甚至连獠牙都露出来了的DIO,乔纳森伸手主动搂住DIO的脖子:“DIO,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就算是神也好,命运也罢,都无法让我们分开,就算是死亡,我也一定会带上你的。”

 

“……你才不会死,我会让你活下去,无论做什么我都会让你活下去。”

 

“啊,是啊,所以为了阻止你的恶行,我一定会活下来的。”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