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JOJO混部】之意大利留学生涯07

第七章

 

他的名字是东方仗助,是位于乔斯达一家食物链最底层的男人,现在正在位于日本的杜王町就读高中,最近在为一份莫名其妙的记忆而烦恼。

 

听乔纳森……叔叔说过,好像他们乔斯达一族的男子只要到了某一年龄就会觉醒所谓的【前世记忆】,顺便也把前世的感情继承下来。可是到了他这儿好像出了点问题,他虽然觉醒了【前世记忆】,但是没有把当初的感情一同继承下来。对他来说,那【前世记忆】就像是一部有点特别的电影,他看了感叹过了,就没了。

 

所以,他特别不能理解为什么【前世】的自己居然会喜欢上一个男人,是男人也就算了,还是一个从来不给他好脸色、毒舌、变扭……(以下省略一百个贬义形容词)的漫画家。仗助是从来不看漫画的,因为他自己的人生就堪比一本精彩的少年热血漫画了。

 

在仗助眼中看来【东方仗助】喜欢上了【岸边露伴】简直是不可理喻,性格爱好都完全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就算在一起了,也不会幸福的。

 

所以当得知《粉红黑少年》的作者要搬来杜王町的时候,仗助很没骨气地背着背包跑去美国投奔乔鲁诺了,没办法谁叫在乔斯达一家中,和他同代的只有乔鲁诺、徐伦和乔尼,他不可能去找徐伦一个女孩子借住,乔尼还是个小孩子,剩下的也就只有乔鲁诺一个选择了。

 

对仗助的到来,乔鲁诺先是表达了十二分的欢迎,然后毫不客气地把一大堆被破坏的枪支丢给他修理,表示“你来都来了,那么就帮我做点事吧。”。

 

看着仗助一脸苦哈哈地去修理那一堆“废品”,乔鲁诺顿时感觉心高气爽,可以一顿饭吃下一头牛,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

 

看着排在仓库里整整齐齐的一叠军火,乔鲁诺真心缓了口气,这下总算不用担心交不上货了,乔鲁诺心情很好地给一脸欲言又止的仗助签了一张五十万美金的支票。

 

从银行的门口出来,仗助像是做梦一样地看着自己银行卡里前所未有的金额。三秒后,仗助便乐呵呵地把银行卡塞回钱包里,反正乔鲁诺在混黑道的事情家里的人估计全都知道,他只是收钱帮乔鲁诺修点东西罢了。打死仗助他也想不到DIO和乔瑟夫居然有胆子瞒着乔纳森让乔鲁诺接触黑道的事情,他还满心以为这是乔纳森默许的。

 

“不不不,这是你的锅,我是不会背的。”乔瑟夫一脸严肃地说道。

 

“当初是谁率先瞒下了乔鲁诺在意大利那边的事情?”DIO冷笑,“乔鲁诺在意大利找了个黑手党BOSS的情人,齐贝林家的小鬼不可能不知道吧。”

 

“我那是为了乔鲁诺好。”乔瑟夫粗红着脖子不愿承认那是自己的锅,“那个时候要是大哥知道乔鲁诺在意大利找了个黑手党情人的话,肯定会让乔鲁诺强制回国的。”

 

“所以才说小鬼的想法真是有够天真啊。”DIO嘲讽的看着面前这个和他印象中截然不同的乔瑟夫,他们这些人虽然恢复了【前世记忆】,但并不是对于过去的一切都回忆起来了。就像是乔瑟夫,他恢复的【前世记忆】主要内容是二战期间与柱之男的战斗,相对的关于他带着自己外孙前来讨伐DIO的记忆却只有个大概,顶多只记得有哪几个人去的罢了。

 

关于柱之男的事情,DIO早就得到了相应的情报,他虽然对于所谓的完全生物不感兴趣,但毕竟这种可以称得上是吸血鬼天敌的情报他怎么可能完全不收集,不过那些史前存在貌似并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

 

 

 

 

岸边露伴是个怪人,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这么说。

 

在十六岁的时候退学成为了一名漫画家,20岁的时候从东京搬到了杜王町,为了追求漫画的真实,而故意去做一些正常人不会做的事情。在得到了替身能力后他的行为更是变本加厉,翻阅他人的人生似乎成了那个时候的岸边露伴最大乐趣。那个时候的露伴以为自己的能力无所不能,直到遇到东方仗助。

 

他狠狠地嘲讽了仗助的发型,然后被发飙的仗助揍得躺了整整一个月的医院。原本康一还打算让仗助用疯狂钻石帮他治疗,结果被他一口拒绝了,虽然事后他看着右手上的石膏后悔了一个月,整整一个月不能碰画笔,对于十六岁就放弃学业成为一名漫画家,视画画为生命的他来说,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了。

 

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不愿升天的铃美小姐,暴走的公路之星替身,还有爆炸狂魔。他和仗助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奇怪了,虽然他们还是会吵架,但是仗助会到他的别墅里帮他打理卫生和做饭,他也会要求仗助做他的模特,当然不是无偿的,他会付给他打工费。

 

他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截止于此,他付给仗助钱,仗助帮他打理家务and 做他模特。他不感觉这样的生活有什么问题,虽然偶尔会听见康一还有仗助的那群狐朋狗友们打趣说仗助就像是和露伴老师交往了一样,露伴对其嗤之以鼻。

 

直到仗助高中毕业的那一天,这一切都结束了。脸红的少年拿着自己衣服上的第二个纽扣来到了露伴的别墅,并向露伴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对其,露伴没有马上拒绝,只是告诉仗助,在仗助的下个生日他会给出答复。然后在仗助的下个生日,他对仗助使用了天堂之门,改写了“东方仗助喜欢岸边露伴”这件事,做完这件事后,露伴的心情非常平静,平静得根本不像是一个做出了埋葬一位深爱自己的人这件事情的人。在东方仗助生日过后的第二天,露伴就搭上了出国的飞机,直到世界的异变发生的那一刻为止,他都没有回过杜王町。

 

谁杀了知更鸟?

 

谁改写了东方仗助的人生?

 

是我,麻雀说,我杀了知更鸟,用我的弓和箭。

 

是我,岸边露伴说,我用自己的替身修改了东方仗助的人生。

 

谁看到他死?

 

谁看到了东方仗助的人生被改写。

 

是我,苍蝇说,用我的小眼睛,我看到他死。

 

是我,广濑康一说,用我的回声,我看到了露伴老师改写了仗助的人生。

 

 

该脑洞源于之前看过的某篇仗露文,在世界改写前,露伴老师消去了“东方仗助喜欢岸边露伴”这件事,世界改写后,天堂之门的效力依旧存在。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