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明眸女神之子01

明眸女神之子01

 

“女神殿下,您到底是从哪里捡到这个孩子的?”侍奉于雅典娜的水泽女仙惊讶地看着被雅典娜抱在胸口的幼儿,“……他身上的是?太阳神的神力?他是阿波罗之子?”

 

“不,他是苏利耶之子,是我从恒河捡回来的。”回到属于自己的神殿中,雅典娜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颜,“不过,从今天起他就是我明眸女神雅典娜之子。露耶,你去准备一些适合幼儿吃的奶食品,瑟拉,你去通知众神。七日后,我将为吾子迦尔纳举办盛大的庆生宴。”

 

“是。”两位水泽仙女恭敬地鞠躬道。露耶前往了偏殿的厨房,瑟拉则是拿着标刻着美杜莎头颅的盾牌前往了众神的居所。

 

“雅典娜的儿子?哼。”波塞冬不屑的嗤笑一声,随手把请帖扔在了一旁的桌上,抱着自己的海怪情人调情道,“估计又是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野种,雅典娜最近的行为也是越来越不成调了。不过是收养一个小子,居然要大开宴会,宙斯也不管管她。”

 

“帕拉斯儿子的庆生宴?迦尔纳?”全知全能的众神之王宙斯在看到那个所谓儿子的名字的时候就知道为什么前段时间印度神系的苏利耶会忍受着地域不同的信仰压制特地来找自己谈话了,宙斯不经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儿女都是债啊。”

“那,这场宴会,我们……”赫拉拿起刚刚瑟拉送来的请帖,小心翼翼地看向宙斯。从私心上,赫拉是很乐意去参加这场宴会的,前段时间她的爱子阿瑞斯受了阿佛洛狄忒的挑拨,多次指示他的信众在雅典生事,气得雅典娜揍得他整整三个月不能自理,最后又嘴欠说得雅典娜负气跑到了印度那边。于公于私,赫拉都想要帮自己的这个蠢儿子修复一下和雅典娜之间的关系。

“去。为什么不去?”不去的话,他怎么和雅典娜开口说苏利耶的事情啊。

 

“兄长,七日后,我要前去参加雅典娜举办的宴会。”阿尔忒弥斯冷冷地开口道,“你把礼物给我,我帮你送过去,人就不要去了,那个孩子是印度神系的太阳神苏利耶之子,同为太阳神的你过去的话,很多事情会变得很麻烦的。”

“啊,我知道了。”阿波罗懒散地躺在软垫上打了个哈欠,仿佛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放在心上。

“……”阿尔忒弥斯扭头看了自己前天再次失恋了的兄长一眼,又回过头来整理自己的弓箭,“那样是最好的。不过,要是这一次你又惹到雅典娜的话,我是不会出手帮你的。”

 

“雅典娜养子的庆生宴?”赫尔墨斯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苦着脸,“又要大出血了。之前我刚被赫拉抓住夺走了所有的财产啊。”

注:三个月前,宙斯又出轨了,而且这次还拉上了赫尔墨斯给他望风,被赫拉发现后,只有宙斯逃掉了,赫尔墨斯被赫拉抓住。作为惩罚,赫拉拿走了他所有的黄金和宝石。

 

“庆生会吗?我知道了。正巧后天珀尔塞福涅也该从冥府回来了,她们两位也好久没见了。”德墨忒尔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床上,她让贝瑟芬妮与雅典娜接触是希望贝瑟芬妮能够学点雅典娜的纯洁和武力,不过没想到哈迪斯居然会抢走贝瑟芬妮,还让贝瑟芬妮最根本的枯竭(死亡)神职觉醒了。现在德墨忒尔唯一的指望就是珀尔塞福涅在每年和自己在一起的八个月能够收敛一点,不要变得越来越像冥神了。

 

********************************

 

“女神殿下,所有的请帖都已经发送出去了。”瑟拉恭敬地跪在了雅典娜的脚下。

 

“那就好了。”雅典娜慈爱地看着刚刚吃饱睡下的迦尔纳,充满自信地说道,“迦尔纳,你必将成为屈指一数的大英雄,在七日后的宴会上,我将赠与你最棒的礼物,最重要的友人,英雄的半身,由火神赫淮斯托斯打造的黄金神弓。”

 

“可是,雅典娜大人,那把弓不是您……”

 

“没关系。”雅典娜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本来比起弓箭,我更加习惯使用长枪来战斗。而且我的从属神尼姬的化形正是一柄黄金之枪,之前得知我委托赫淮斯托斯铸造神弓的时候,她还跟我闹了好一阵变扭呢。”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