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明眸女神之子02

明眸女神之子02

 

七日后,由雅典娜为其子迦尔纳举办的宴会开幕了。在酒席上,美丽的水泽仙女为众神献上她们的歌舞,雅典娜的友人狄俄尼索斯更是拿出了他珍藏的美酒赠予众神品尝。

 

喝到兴头上,宙斯第一个站了出来,他来到迦尔纳的摇篮旁边,伸出手指点住迦尔纳的眉心:“我心爱的明眸女儿之子啊,你在未来必将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在此我赐予你【避雷】的祝福,从此往后,无论你身处何处,雷霆绝对无法出现在你的身侧。”看似醉酒的宙斯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那丝精光很快就被醉态掩去,宙斯摇摇晃晃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继续和身旁的女神调笑。

 

见宙斯已经赐下祝福,赫拉微微一笑也来到了迦尔纳的身旁,慈爱地看着嘟着小嘴,沉沉睡着的迦尔纳:“啊,多么可爱的孩子啊。帕拉斯,你终于理解到幼儿的好了。”赫拉伸出手摸了摸迦尔纳的脸颊,“明眸女神之子啊,你必定会有一段美妙的姻缘。”

 

“我哥哥因为一些私人问题并不方便过来,所以由我来代替他送上祝福和礼物。”第三个是阿尔忒弥斯,如同月光般冰冷的银发女神在看到迦尔纳的时候也不禁柔和了神色,她将一个陶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迦尔纳的枕边,俯下身轻轻地吻上了迦尔纳的脸颊,“我赐予你狩猎的天赋,在林莽和山野间,你的箭必定会射中你所期望的目标。”

 

在送出祝福后,阿尔忒弥斯并没有马上离开,她凑到雅典娜的耳边轻声说道:“陶罐中摆放的是点燃了太阳圣火的橄榄枝。”说完这句话后,阿尔忒弥斯便离开了。

 

雅典娜惊讶地挑眉,因为迦尔纳的亲生父亲也是太阳神的关系,所以她并没有邀请阿波罗。没想到阿波罗居然不仅没生气,还送出了这么贵重的礼物,难不成……他终于恋爱成功了?

注: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看看希腊神话,在希腊神话中,阿波罗因为得罪了厄洛斯,所以他的爱情之路总是我爱你,你不爱我。他爱我,我却对他没有任何感觉。

 

阿佛洛狄忒也带着她心爱的儿子厄洛斯走上前来,她眯着眼将还是个小婴儿的迦尔纳从头到脚扫视了个遍,最终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阿佛洛狄特上前一步握住雅典娜的手,深情地说道:“我亲爱的帕拉斯啊,等这个孩子长大之后,让他成为我的情人可好?”

 

“不好。”听到阿佛洛狄忒的话,雅典娜顿时青了脸,所以她才不想请这个女人,可对方到底还是是奥林匹斯十二位主神之一,在其他的主神都接到邀请的时候,独独不给对方送去邀请函的话,一定会被记恨上的。

 

虽然雅典娜并不畏惧对方母子的能力,但也没有结仇的理由,毕竟对方还是很识相的。

 

见雅典娜的脸色不好,阿佛洛狄特自知估计自己跟这个美少年无缘后,就耸了耸肩,随口送出了祝福:“此子未来必被无数女子所喜爱。”

 

听到阿佛洛狄忒的祝福后,雅典娜终于缓和了脸色,露出一抹微笑:“谢谢。”谢谢你没有送出一些乱七八糟的祝福。虽然不比阿尔忒弥斯那般厌恶性,雅典娜也是一位处女神,更是处女和纯洁的光明的代表。在她看来,受女人欢迎无所谓,只要迦尔纳懂得尊重女性,不滥交就行了。

 

见诸神纷纷上前送上祝福,波塞冬就算再不乐意也随大众走上前去,丢下一个,“其子能以自己的意志行走于水面,呼吸于水中。”

 

“呵,堂堂海王,怎么这般小气,拿出的居然是这般连一个区区水泽女仙都能送出的祝福?”听到这个声音,波塞冬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好起来了,扭过头,出现在众神眼前的正是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中的德墨忒尔和她的女儿冥后,春天女神珀尔塞福涅,说出刚刚那刺耳之言的正是珀尔塞福涅。

 

冷冷地斜了波塞冬一眼,珀尔塞福涅望向雅典娜,突然露出了一抹宛如百花盛开斑的微笑。她松开了母亲的臂膀,直直扑入雅典娜的怀抱。

 

珀尔塞福涅在雅典娜的怀里东蹭蹭西蹭蹭,终于找到了一个最舒适的地方靠着。心满意足地呆在她最爱的怀抱中,珀尔塞福涅终于有空观察那个被帕拉斯收为养子的半神了。

 

珀尔塞福涅细细地打量了迦尔纳一阵,不满地皱起了眉头:“帕拉斯,你怎么选了个太阳神的孩子作为养子?而且还是不同神系的。”

 

“珀尔。”雅典娜无奈地揉了揉怀中冥后的小脑袋,“他和我有缘,所以,嗯。”

 

“切,我知道了啦。”珀尔塞福涅嘟起了脸颊,伸出手指点上了迦尔纳的左手,庄严地宣布道,“我的挚友帕拉斯·雅典娜之子哟,我以我冥后珀尔塞福涅的名义赐福于你,当你的左手拉开弓箭之时,你所射出的所有箭矢都必定带有冥府的气息,置你的敌人于死地。”说完话后,珀尔塞福涅瞬间收回了刚刚的模样,缩回了雅典娜的怀抱。

 

德墨忒尔见珀尔塞福涅黏着雅典娜死活不放手的模样,再三抬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能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走到摇篮旁边,伸手附在迦尔纳的脚上,轻声说出了自己的祝福:“此子所踏过的所有田地都将变为适宜各种农作物生长的沃土。”

 

德墨忒尔在说完自己的祝福后,抬头看向正在和珀尔塞福涅咬耳朵的雅典娜:“雅典娜啊,怎么不见赫斯提亚姐姐。”

 

“哦,赫斯提亚昨天已经来过了。”伸手拦住锲而不舍想要贴上来的珀尔塞福涅,雅典娜扭头看向德墨忒尔,“赫斯提亚说她不想看到波塞冬,所以提前过来给我的孩子赐福。”

 

“是么?”

 

“雅雅雅……典娜。”随着一声大吼,一道褐色的身影直直砸到雅典娜的脚前。

 

“抱歉,我为了准备礼物来晚了。宴会应该还没结束吧。”在珀尔塞福涅鄙视的眼神下,赫尔墨斯干笑几声,急急地从身旁的口袋中掏出一双靴子,心痛地放在了迦尔纳的脚旁,啊,他真心舍不得啊,这可是按照他脚上的飞鞋做出来的仿制品啊,虽然不能和他的鞋子一样长时间飞行,但一天也能飞行一个小时啊,而且还会随着持有者脚的大小而变化,永远都是最合适的尺码,还能自动清洁……

 

赫尔墨斯原本还打算和雅典娜好好说说这双鞋子的妙处,可一看到珀尔塞福涅脸上那副恨不得把他挫其骨扬其灰的表情之后,他顿时怂了,他还是乖乖去喝酒吧。珀尔塞福涅自从做了冥后,性格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了,以前他还能在她和雅典娜谈话的时候插几句,现在除非必要他根本不会在这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出现。

 

见赫尔墨斯终于离开了,珀尔塞福涅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靠在雅典娜的胸口,玩弄着雅典娜垂下来的灰色发丝:“我亲爱的帕拉斯啊,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