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明眸女神之子05

明眸女神之子05

 

在那次不欢而散的挑战后,迦尔纳带着买好的物资回到了丛林中继续着他平静的修行之路,直到有人突然闯进这片位于森林深处的地方。

 

那是一个月亮完全从空中消失的新月之夜。按照惯例,每逢月光完全消失在大地上的夜晚,他必须一直保持着清醒直到日轮出现于天穹。这是迦尔纳给自己定下的戒律。

 

迦尔纳深知因为自己的生父是来自其他神系的太阳神,所以他尊敬的抚养者雅典娜为了他特地阻止了阿波罗前来参加他的庆生宴。他从照顾他的水泽女仙那里听说过,在那以后,阿波罗经常会和雅典娜发生冲突。

 

对此感到自责的迦尔纳虽然因为自己的出生而无法通过侍奉阿波罗来获取对方的原谅,但迦尔纳的恩师喀戎给他指明了一条道路。

 

月之女神阿尔忒弥斯和太阳神阿波罗是一对双生兄妹,若迦尔纳想要求得阿波罗的谅解的话,向月之女神阿尔忒弥斯进行祭祀也不失一种办法。故现在每当无光之夜降临之时,迦尔纳都会彻夜不眠地向阿尔忒弥斯进行祷告。当然今天也毫不例外。

 

冰冷的清水从头顶淋下,洗去了白日狩猎时所染上的污秽,褪下身上的衣裳和所有的饰物,换上了一件洁白的长裙和头纱。因为阿尔忒弥斯只会接受来自少女和纯洁女性的祭祀,所以迦尔纳在对阿尔忒弥斯进行祷告时就会换上女装。(注:请不要考察实据……好吧,我只是想写迦尔纳穿女装。)

 

跪在祭台前,迦尔纳闭上眼双手合十真挚地祈祷着。

 

突然,迦尔纳耳朵一动,骤然起身,拿起放置身边的长弓移动到门口,小心地将耳朵凑近门口,因为月与狩猎的女神阿尔忒弥斯的祝福,只要在森林里,无论多远的距离,只要他愿意,没有他捕捉不到的声音。

 

“贡蒂母亲,你还好吗?”

 

“咳咳,坚战,我没事。”

 

“妈妈,我还带着一些能够恢复体力的药材……”

 

“不,无种,你身上的那些药物必须留到关键的时候使用,我还撑得住。”

 

“坚战哥哥,我看到了前面不远处好像有一间树屋。”般度五子之中眼神最好的阿周那第一个发现了掩藏在树枝间的树屋,“我们可以前去求助。继续走下去的话,我们还好,可妈妈就……至少要让妈妈好好休息一下。”

 

“……”坚战沉默片刻,马上下了决断,“怖军,你体力最好,你来背妈妈,我们加快速度,尽快到树屋求取帮助。”

 

松开搭上弓弦的手指,迦尔纳理了理有点歪了的头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了备用的毛毯和一些干粮放在树屋的外边。

 

待般度五子和他们的母亲贡蒂来到树屋前看到毛毯和干粮的时候,均是一愣。突然,一道清澈的男声从树屋内部传出:“很抱歉今晚我无法亲自招待你们。按照惯例,今晚我必须一个人在房间里祈祷到太阳的光辉重新降临大地,在此期间不能与任何外人接触。食物和毛毯我已经放在门外了,你们可以自行取用。”

 

一片寂静,最先忍不住开口的是怖军:“坚战大哥,既然屋主都这么说了,那我们……”眼睛不断地向放在地上毛毯上的食物飘去。

 

坚战蹲下来首先把食物递给阿周那,然后低头看向地上的毛毯:“毛毯只有两条,第一张给妈妈,另一张无种偕天你们两个人合着盖。我和阿周那还有怖军体质最好,等下我们会点燃火堆,就一个晚上是不会有问题的。”

 

语音刚落,一条很明显已经用过的毯子从树屋里砸出来,直直砸到阿周那身上,很明显的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屋内传出:“如果要烧火的话,请离我的屋子远一点!在新月之夜的祈祷是禁止有明火。”

 

“真的非常抱歉。”现在坚战也知道了对方发火的理由,的确来者是客,但也万万没有让主人为了客人而改变自己的说法。

 

“坚战大哥,那这条毛毯?”

 

“阿周那,就你来用吧。”坚战摆摆手,走到一旁坐下。

 

“嗯。”阿周那裹上毛毯躺在地上,是他的错觉吗?这条毛毯上好像有着太阳的气息。被太阳的味道包围着,阿周那陷入了深沉的梦乡中。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