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明眸女神之子08

明眸女神之子08


在盎伽国接受了灌顶后,迦尔纳便在盎伽国开始推行他的政策。他用箭雨驱赶了遍布了盎伽吃人的罗刹和妖魔,建造了属于雅典娜的帕尔忒农神庙,宣布从今日起特里托格妮娅(雅典娜的别名)就是他们盎伽国的守护神。


被米诺斯带到雅利安大陆的隶属于雅典娜的水泽女仙们遵从雅典娜的旨意来到了盎伽,在迦尔纳的安排下,水泽女仙们开始向盎伽的人民传授纺织、绘画、雕刻、陶艺、畜牧等技艺。


除此之外,迦尔纳还每日都向他的父亲——太阳神祈祷,在苏利耶的偏爱下,盎伽原本混乱的气候很快就变得舒适起来。


唯一令迦尔纳束手无策的就是盎伽过于贫瘠的土地,农作物根本无法存活,就算成功地扎根,其产量也少得可怜。虽说土地可以慢慢地养回来,但迦尔纳真的不忍心看盎伽国的人民继续过着缩衣少食的生活还对他千恩万谢。最后还是水泽女仙瑟拉开口提醒,迦尔纳才想起来丰饶女神德墨忒尔送给他的祝福。


那天,迦尔纳脱下了脚上的鞋子,赤脚走在田地上。盎伽的人民刚开始还很不解他们这位新国王的行为,但当看到迦尔纳走过的土地颜色不断地变深,长出了植物的幼苗时,他们不约而同地跪下欢呼着:“盎伽王万岁。”很多的老人看着那些从盎伽王脚下新生的的幼苗,甚至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在迦尔纳的治理下,盎伽国也渐渐成为了一个繁荣的国家。


+++++++++++++++++++++++++++++++++++++++


在般遮罗,木柱王举行了火祭,得到了一子一女,其女黑公主名为德罗波蒂,其美貌和德行更是举世罕见。


在奎师那的指引下,木柱王决定以弓箭为条件来为黑公主招婿。很快来自般遮罗的邀请就送入了雅利安大陆的各个国家,众多还未娶亲的王储和国王们都为了求娶般遮罗公主和获得般遮罗的联盟而齐聚一堂。


当然迦尔纳这位新任的盎伽王也收到了邀请。迦尔纳虽然对这位般遮罗的公主毫无兴趣,但已经收到了请帖,若不去的话便是对木柱王和般遮罗的轻视,故在举国欢送下,迦尔纳带着米诺斯和瑟拉前往了般遮罗。


在进入甘毕梨的时候,迦尔纳的马车与难敌王储的马车不期而遇,因自身的王位是米诺斯献上了令持国王眼睛复明的灵药所换来,所以迦尔纳对难敌王储也算得上友好,难敌更是在父母和舅舅的千叮咛万嘱咐下决心与这位新一任的盎伽王保持着友好关系。应难敌王储的邀请,盎伽王欣然同意与他一同前往黑公主的选婿会场。


++++++++++++++++++++++++++++++++


怖军一向是他们兄弟中脾气最爆的那个。当看到坐在黄金马车上的难敌时,怖军心中再次燃起了愤怒的火焰,他不得不拼尽全力才能让自己的理智不断线,克制住自己不要暴露了身份。


和迦尔纳谈天谈得正高兴的难敌感觉自己最近的日子真的非常顺利,顺利灌顶成为了象城的王储,更是遇到了迦尔纳这样一位强大的国王。决心要把迦尔纳拉到自己这边的难敌即使被这个高大的婆罗门和他装满泥土的车挡住了去路的时候,也没有恼怒地出声呵斥,反而命令自己的几位随从前去帮那位婆罗门推车,最后更是打算亲自下车向迦尔纳展现自己的力量。


用羽扇遮住自己的下半脸,瑟拉凑近了米诺斯,悄悄地用希腊语说道【那个叫做难敌的小子是不是看上我们迦尔纳了?怎么从刚刚开始就像只孔雀一样拼命地展现自己。】


【他是想招揽迦尔纳,不过……】米诺斯眯起眼把旁边黄金马车上的高壮男子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这人虽然出生高贵,但过于贪婪和狂妄,又是这片大陆一大劫的发起人。不适合我们小迦尔纳。】


在场唯一听得懂希腊语的迦尔纳,瞪了后面偷偷说着闲话的两人一眼,抢在难敌之前跳下马车,走向那辆陷入泥地的推车,同时那位高大的婆罗门的兄弟也恰好赶了过来。


被阿周那及时拉住的怖军勉强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背过身拉起车辕,不愿再看那黄金马车一眼。


冲后来的那位有点瘦的婆罗门笑笑,迦尔纳走到他的身边,与他一同托住陷入泥地的车轮,三人一同使劲将车推出了陷沟。


“请接受我们诚挚的感谢。”阿周那双手合十,迫不及待地向迦尔纳表示感谢,“无论是这辆车还是人生,一旦泥潭深陷,若是无人出手相助 都无法脱出。”他和之前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啊。阿周那在心里感慨道。


盎伽王迦尔纳的传言早在他们流浪的时候听闻了,一位骑着不知名的强大异兽的银色长发男子来到了象城的宫殿,献上了灵药治好持国王的眼睛,给自己恩人之子迦尔纳换来了一个国家。


盎伽是一个怎么样的国家,般度五子早从毗湿摩那里听说过,布满了罗刹和妖魔的贫瘠之地,但面前的这位新一任的盎伽王却改变了那片土地。现在的盎伽虽然还比不上象城,但也算得上是相当繁荣的国家了。


除了那次河边沐浴,阿周那还是第一次面对面地近距离注视迦尔纳,就算成了国王,他的身材还是和之前一样,黄金的饰品挂在他的身上,显得他的皮肤更加细腻、水嫩,就算是之前在湿婆的神庙门前邂逅的般遮罗公主也没有如此美妙的身姿。


“无论是人生还是这辆车,一旦不堪重负就会深陷泥潭。”迦尔纳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他对眼前的这位婆罗门的印象相当不错,不禁忍不住伸手按了按这位年轻的婆罗门的宽厚的肩膀,“愿你的苦修能祝你达成心愿。”


看着迦尔纳毫无留恋离去的背影,阿周那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抓住对方的手腕,想要和对方继续多说几句话,可落入阿周那手中的不是迦尔纳的手腕,而是来自难敌的慷慨的布施。


而这来自象城的布施,就像一盆水一样惊醒了阿周那,落入他手中的那袋黄金,就像是对他明晃晃的嘲讽一般。般度五子伪装成苦修者最大的理由就是为了避开因象城的财富、地位所带来的纷争。看着已经回到黄金马车上的白色人影,阿周那压下内心的翻滚,将黄金送回了象城王储的马车上:“我们自力更生,弃情绝爱。我们既不接受布施,也不施予布施。”说完了这些话的阿周那看到了迦尔纳眼中的欣赏之意和唇角勾起的笑容。


听到那位年轻的婆罗门的话语,迦尔纳的心情真的非常不错。说实话在这片大陆上,迦尔纳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不事生产,到处靠着打秋风过活的婆罗门了。虽然他很清楚这是这片大陆多年以来的风俗,但这不影响迦尔纳讨厌他们。当初喀戎教给迦尔纳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能不劳而获,想要得到什么,那你就必须付出与之同等或者更多的努力,除非你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废人。


在难敌的车队提前一步离开后,迦尔纳向着两位婆罗门再次双手合十行了个礼,想要同这两位婆罗门再说点话,却被瑟拉拉住了。瑟拉垂下车帘,米诺斯挥动马鞭,驱使着马车前进。


看着象城王储和盎伽王的车队逐渐远离,阿周那和怖军总算能够带着整整一车的粘土回到陶匠的家中。一路上,怖军都在喋喋不休地贬低着难敌,一会说木柱王绝不会同意将黑公主嫁给难敌这样的卑劣小人,一会又说迦尔纳识人不清,竟和难敌这样的小人一同前往选婿会场。


阿周那却没那心情和自己的兄弟讨论这个话题,他现在正处于迷惘和不安之中。刚刚迦尔纳站在他身边时飘来的香味,还有那宛如天鹅般修长洁白的脖子,阿周那很可耻地感受到了久违的冲动。同时阿周那也陷入了迷惘之中,他很确定自己并不喜欢男性,毕竟小时候他们般度五子和持国百子也经常一同在水中嬉戏,那个时候他什么感觉都没有。


阿周那试图回忆起在神庙前看到的般遮罗公主的身姿,却可悲地发现自己已经记不清般遮罗公主的相貌了,反倒是迦尔纳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徘徊不去。


++++++++++++++++++++++++++++++


在木柱王为各国王储准备的宫殿中


在为迦尔纳沐浴的木桶中倒入热水和花瓣后,瑟拉便和米诺斯一同退到了门口。


【米诺斯,刚刚那是怎么回事?】瑟拉一把揪住米诺斯的衣服,咬牙切齿地问道,【那两个肮脏的婆罗门身上为什么会有连接到迦尔纳的‘线’存在?】


【你问我,我也不清楚啊。】米诺斯很无奈,表示自己好无辜,【我虽然是冥府的判官,但雅利安的死亡这边不归哈迪斯大人管。在这里,我最多能看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但我无法分辨那到底是什么联系啊。】





“命运有了异变。”


“在帕拉斯带走他的时候,命运早就发生了变化。”


“神王之子必须取得最高的荣誉。”


“明眸女神不会允许自己儿子的灵魂留在雅利安,冥府判官和水泽女仙也绝不会接受他的死亡。”


“……”


“……”


“……”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