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莎乐美03

德娜表面上是难敌送给新任的盎伽王的侍女,但实际上她是沙恭尼布满了整个象城王宫的众多探子之一。因为盎伽王的苏多出生,绝大多数的侍女都不愿意到盎伽王的宫殿里工作。对此,德娜只是嗤笑着那群人的鼠目寸光,盎伽王的身份再低,他现在也是难敌王储亲自册封的一国之王,就算盎伽国地域偏远时常会受到蛮族的攻击,那也是一个王国啊。不趁现在好好表现,等对方去盎伽国了,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在难敌王储面前刷存在感了。


在德娜眼中,盎伽王并不近女色,难敌王子送来的女人他看都不看一眼,整天都呆在练武场了。直到三天前,回了一次家的盎伽王突然急匆匆地赶回王宫求见难敌王子,然后就从宫外带回了一名异族女性安置在宫殿里。


很快的,“盎伽王在宫殿里养了一个异族女子”的消息悄悄地传遍了整个象城王宫。然而,面对好奇前来询问的王子们,迦尔纳也没有让他们见到那位女性,只是说对方是一位因为家道中落而不得不逃亡到异地的贵族女性,不方便见人。早从舅舅那里得到消息的难敌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很理解地拍了拍迦尔纳的肩膀,表示自己的支持。


在难敌看来,虽然迦尔纳现在被他强行封了王,但毕竟还是苏多出生。愿意嫁给他的刹帝利女性几乎不可能出现,可要他的挚友娶一位低种姓的女性也未免太委屈他的挚友了。在这种情况下,娶一位异族的贵族女性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有些事情迦尔纳不大懂,但难敌还是清楚的。


这段时间里莎乐美过得真的很开心,迦尔纳对她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这使得莎乐美愈发的坚信迦尔纳是上天倾听了她的愿望而送过来的圣约翰的转世。莎乐美现在唯一稍微关注的外事就是数天前她偷偷下在德罗纳身上的诅咒,她每天都会抽出一点时间来观察诅咒的效果,但因为德罗纳身上背负着的庞大功德的缘故,诅咒除了给他造成一点小小的麻烦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使得莎乐美不得不开始思考起其他的办法。


迦尔纳那边却不怎么好,在得知自己的挚友打算利用紫胶宫来将般度五子和贡蒂太后一同杀死的计谋之后,迦尔纳的内心就一直深受道义的折磨。他可以理解难敌的愤怒,但他无法接受这种连妇人都不放过的卑劣手法。


回到自己的宫殿中,迦尔纳烦躁地在自己的卧室里来回走动。


“迦尔纳啊,今天的您为何如此烦躁,是那些令人厌恶的般度五子又给你脸色看了吗?”莎乐美穿着沙丽,担忧地走到了迦尔纳的身边握住他的右手,“请不要伤害自己的身体。”看着迦尔纳手心被他自己抠出来的指甲印,莎乐美的泪水又出来了,“我会很心疼的。”


“不,今日我并未与般度五子碰面。”迦尔纳伸手触碰莎乐美的脸颊,眼带迷茫,“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现在的所作所为究竟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呢?我只是希望获得认同,但命运却不断地将我卷入混乱之中。”


“那你后悔吗?”莎乐美直直的注视着迦尔纳的眼睛,“你可曾有一次对你的行为感到后悔?”


“不,我不悔。我至今的所作所为都是我发自内心的行动,纵然其不合正法,但我不曾后悔过。”


“那样不就好了吗?”莎乐美依偎在迦尔纳的怀中,玩弄着对方垂下的发丝,“人生在世总会有太多的不如意,但做出选择的是我们自己。只要不悔,那不就足够了吗?”


“……说的也是啊。”看着即将消失在天际的太阳,迦尔纳沉默了许久,方才伴随着缓缓吐出的气息为这次谈话落下帷幕。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