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莎乐美04

“您是说赌博吗?”莎乐美捧着一块新送来的布料,露出了迷惘的神情。

 

“没错。”迦尔纳见莎乐美的发间夹杂着一片落叶,伸手帮对方取下,“吾友想要对般度五子夺走吾等武器的侮辱行为报一箭之仇。虽然我更希望在战斗中用武力来回报他们的侮辱,但吾友既然选择了这样的做法,那我也会遵从。”

 

“赌博啊……”转了转眼珠,很快就猜到了难敌想要做什么的莎乐美捂着嘴呵呵地笑出了声,“迦尔纳啊,不知身为您的侍女,我可有资格随你一同进入那赌骰大会。”

 

“我想应该没问题吧。”迦尔纳迟疑了一下,说出了不确定的回答。

 

++++++++++++++++++++++++++++++++

 

一切都如同莎乐美所想的一样,在赌骰大会上,般度五子中的长子坚战在沙恭尼的算计下,一步步地走向了灭亡。现在赌台上的抵押物既不是金银财宝也不是土地,而是持国般度双方长子的弟弟。

 

见坚战接连以极小的差距输掉了他的弟弟无种和偕天,隐藏在面纱下的莎乐美的唇角不由地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

 

直到因为连连获胜而愈发得意起来的坚战开口道:“现在我要阿周那来做我的奴隶。”而把迦尔纳给押上赌台的时候,莎乐美看着因为被怖军的话语所激怒而自发站上了赌台的迦尔纳整个人几欲晕倒。

 

坚!战!即使这场押上了迦尔纳的赌博并没有使迦尔纳损失什么,莎乐美看着站在赌台上拍着迦尔纳的肩膀哈哈大笑的男子,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了。她虽然知道这个男子在亲爱的心中分量很重,但没想到居然会重到这般地步。

 

不行,这个男人绝不能活下去!莎乐美咬住了大拇指的指甲,脑袋开始飞速运转起来,而且不能是现在。如果现在他死了,在亲爱的圣约翰的心中,他的优点无疑会被无限地放大。所以必须要在圣约翰对他彻底失望了的时候送他去死,或者……

 

像是想到了什么极其美好的事情,莎乐美轻声笑了起来,而这声轻笑也被在场的持国百子的大笑给掩盖掉了。

 

看着面前由虽然失去了自由却没有失去对自己能力的自信的阿周那献上的甘狄拔神弓,迦尔纳坦然拒绝了这份大礼:“省省吧,阿周那。留着你的甘狄拔神弓吧,我的武力从来不是依靠武器。我的箭术已经足够出神入化了。”

 

啊,真不愧是我心爱的圣约翰啊,那自信满满的模样真是太迷人了~莎乐美捧着胸口,双眼中的桃心不断跳动。

 

阿周那抿着嘴唇看了拒绝了甘狄拔神弓的迦尔纳一眼,在难敌的“去那边跪着吧,奴隶阿周那。我们要继续赌骰了。”声音中,放下了甘狄拔神弓,跪到了他的两个弟弟旁边。

 

迦尔纳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莎乐美乐呵呵地给他端上了一杯热奶茶:“盎伽王大人,请用茶。”她心满意足地看向赌台上看着逐渐步入灭亡的坚战,“迦尔纳大人,如果您不想继续看下去的话,其实可以先行离开的。”

 

“不,我要继续看下去。”迦尔纳握紧了手上的杯子,“这是吾友为了吾等曾受到的侮辱所发起的反击,我有那个责任、那个义务看到最后。”

 

既然如此的话,那您为何会露出这般的表情啊?莎乐美忍住了自己想要上前拥抱他的欲望,只是轻轻地跪在他的身旁,握住了他的右手。不过,不用担心,我的恋人啊,我会一直呆在你身边的。只要……莎乐美冷冷地扫了一脸悲愤地坐在座位上的般度五子和持国百子的恩师德罗纳一眼。

 

已经被所谓的正法束缚住了的坚战在沙恭尼和难敌的算计下最后更是将自己的妻子押上了赌台。在坚战输掉了黑公主后,大喜过望的难敌不禁得意忘形地让难降将黑公主德罗波蒂拉到大厅扒光衣服羞辱。

 

这种行为终于让迦尔纳无法继续保持沉默了。示意莎乐美松开自己的手,迦尔纳皱着眉头站了出来:“难敌吾友,请停下这样的行为吧。作为对于他们夺走吾等武器的报复,这样已经足够了……”

 

“你在说什么啊,盎伽王。”难降出言反驳道,“你难道忘记了这个嫁给了五个男人的荡妇是怎样在天帝城的王祭上夺走了你的武器,侮辱你的吗?”

 

在难降的提醒下,迦尔纳想起了那天般度五子和他们的妻子带给他的羞辱,脸色顿时变得不好起来,但他还坚持着自己的想法:“那也不能在殿堂上做出这种行为。逼迫一位女性在大庭广众下脱光衣服,这种行为实在是……”

 

见难敌的脸色越来越糟糕,莎乐美焦急地上前一步拉住了迦尔纳:“盎伽王大人,差不多就要到你和罗陀夫人约好的时间了,让罗陀夫人久等可不好。”

 

“没错,盎伽王啊。既然您已经和您的母亲约好了,我们也不继续耽搁你的时间了。”沙恭尼闭上一只眼睛,“那就允许盎伽王先行退场吧。我的孩子。”

 

见在沙恭尼的话语下,点头让他先行离开的难敌,迦尔纳眼中闪过一丝受伤,没有反抗地被莎乐美拉离了赌骰大会的会场。

 

见唯一为他们说话的盎伽王被难敌派来的侍女给拉走了,黑公主在羞愤之下发下了毒誓,怖军更是发下了必杀尽持国百子的狠誓。

 

见情况不妙的持国王应下了德罗波蒂放走般度五子的要求,虽然最后般度五子还是落到了不得不在森林中苦修十二年,第十三年还不得被任何人发现,否则还要苦修十二年的结局。

 

+++++++++++++++++++++++++++++++++++++++++

 

“莎乐美……”结束了和罗陀的碰面,迦尔纳一进入自己的宫殿,就疲惫地躺在床上,将自己的脸埋入床单中,只露出一双眼睛,直直看向站在一旁的莎乐美,“为什么阻止我?”

 

跪坐在床上,将迦尔纳的头部移到自己的膝盖上,莎乐美轻轻地抚摸着迦尔纳柔软的头发:“抱歉,让您不高兴了吗?不过啊,迦尔纳大人,您是阻止不了难敌大人的决定的。这一点您自己不是最清楚的吗?”

 

“是啊。”迦尔纳的声音越发的轻下来,“无论是什么时候我都无法阻止吾友的决定,无论何时……”

 

莎乐美露出一抹宛如母亲面对孩子一般慈爱的微笑,伸手附上迦尔纳的额头,当初埋下的种子已经发芽了,接下来就是要好好地浇水施肥。好不容易开始生长的种子可不能让它枯萎掉了。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