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莎乐美05

“这次又要去哪个国家了?”为迦尔纳戴上黄金头冠,莎乐美心疼地看着迦尔纳冒出胡渣的下巴和很明显消瘦下来的身体,“迦尔纳大人,要不还是和难敌大人说一声,让您休息一下吧。再这样下去,您的身体……”

 

“我没事的。”让莎乐美给自己系上托蒂,迦尔纳神色淡漠地理了理身上的黄金饰品,“下一个国家是摩差国,这次你也同我一起去吧。”转身对莎乐美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莎乐美却呆了一下,刚刚她看到的是什么?亲爱的的脖颈……被箭刺穿了?!

 

“是。”莎乐美愣了愣,随即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没关系,刚刚看到的景象一定是她最近太累了的缘故,这一次她亲爱的圣约翰跟她的感情那么好,她怎么会再次做出砍下亲爱的的头……

 

不,圣约翰不是被砍下了头颅,而是被箭矢射穿了脖子。他的头颅并没有盛在银盘中被她亲吻,而是被无情地丢在荒野中被秃鹫和乌鸦啃食。

 

终于意识到自己看见的很有可能是迦尔纳的未来的时候,在摩差王给盎伽王安排的宫殿中,莎乐美惊恐地捏紧了双臂,跪在刚刚完成了一次占卜仪式的银盘前。

 

她占卜的是迦尔纳的未来,占卜的卦象是大凶,银盘中水的颜色变成了宛如血一般的鲜红。就和当初她将圣约翰的头颅安置在其中的时候,整个银盘都被圣约翰的头颅中涌出的鲜血给染红的情况一样。不,她和圣约翰之间的情况已经和过去截然不同了,现在的她是纯洁又可怜的亡国贵族;而圣约翰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圣人了,虽然他同过去一样圣洁高尚,但现在的他在众人看来只是一个走运被俱卢王子看中的低种姓之人。

 

她以为这一次她定能与圣约翰长相厮守,却占卜出了这样的未来。莎乐美很清楚现在的圣约翰——迦尔纳和以前不一样,现在的他很强大,即使是那些据说是神灵之子的般度五子也绝不可能轻易伤到对方,除非……有人使用了低劣的计谋。难道这次她心爱的圣约翰还会因为阴谋诡计而死?

 

++++++++++++++++++++++++++++++++++++++

 

摩差王并不讨厌这个苏多出生的盎伽王,虽然并不满意对方为了难敌王储四处追查般度五子的行为,但他还是礼仪周全地招待了对方。

 

迦尔纳虽然很想为了他的挚友难敌尽早地找出他们的敌人,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却发现自己居然对难敌的行动有了疑问。比起耗费如此大的精力和财物来寻找不知道在哪里的般度五子,难道难敌不应该更加好好地治理国家吗?一个国家最重要的财富是他的子民,如果在难敌治理下的天帝城比在坚战治理下的天帝城的人们生活得更加美好,那不是比任何的的话语都要更好的证明吗?难敌是一位比坚战更加优秀的君王的证明。

 

“你好,请问您就是教导至上公主舞蹈的巨苇吗?”披着沙丽,莎乐美微笑地看向那一位在看到自己的瞬间就乱了呼吸的女装阉人,双手合十,“我是盎伽王的贴身侍女莎乐美,听闻至上公主的舞蹈老师拥有着极高的舞蹈技巧,故前来拜访。其实我也是一名舞者,对于你的婆罗多舞早有耳闻,不知我有没有那个荣幸可以欣赏你的舞蹈?”

 

巨苇双手合十回答道:“对于您的请求我真的感到十分荣幸,但很遗憾,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都要前去教导至上公主舞蹈……”

 

“是吗?那还真是遗憾啊。”莎乐美一脸很可惜的模样,“不过在盎伽王离开之前,我都会一直呆在盎伽王的宫殿里。如果你的心意转变了,我随时都很欢迎你。”

 

注视着那道婀娜的身影消失在了宫殿的拐角处,巨苇……不,是阿周那扯了扯蒙在脸上的面纱,沉下脸色,匆匆地向厨房走去。

 

于是当天晚上从厨房送往各个宫殿的宵夜全部临时添上了一道点心——炸糖球。

 

第二天,莎乐美就得知了至上公主的舞蹈老师巨苇因私事暂时离开,同时摩差国的王后的侍发侍女、借给国王智慧的智者、马倌、牛倌外加厨房的主厨也请假离开了。身为盖亚侧的英灵,莎乐美很清楚地发觉了命运的警告,若她执意把般度五子的情报告诉他人的话,那一瞬间她自身就会被世界给排斥回英灵座上,同时世界的的命运就会恢复其原来应有的走向。那样的话,迦尔纳就非死不可了。莎乐美惊恐地环抱着自己跪在地上,没有圣约翰存在的世界,她即使能够使用圣杯的碎片继续存在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啊。

 

将红宝石放进盛满了清水的银盘中,莎乐美的脸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格外吓人:“纯银与水,吾乃与根源所签订契约之人。吾爱即为吾心所向。用水映照火焰之心,连接吾之命运。”用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小刀划开指尖,滴入银盘中的鲜血并没有随着水而散开,而是按照某种特别的纹路附在了红宝石上面。莎乐美并没太关注银盘中的情况,她只是微闭着双眼,轻声咏唱着她那个时代唯有王族女性才能学习的神曲。

 

在最后一个曲调落下后,莎乐美睁开了双眼,将手伸入银盘中捧出了那块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之符文的红宝石,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格外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

 

莎乐美小心地把红宝石装进了一个精致的小袋子里,捂在胸口:“这样就好了,一定会没问题的,一定。”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