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莎乐美07

莎乐美07


夜幕已经降临,一位少女跌跌撞撞地在布满了尸体的大地上慌张的寻找着什么。

终于,她在一辆车轮陷入了泥泞的战车旁找到了,她寻找的东西——被一支锐利的箭矢贯穿了脖子的男子。


少女颤抖着双手抚摸上了那熟悉的面庞、身躯,最后是那把在同阿周那的战斗中未曾拉开的大弓。


少女哭了,捧着那张她根本拉不开的大弓,将额头紧紧贴着弓身,泪流满面,像是在哀悼,又像是解开了什么束缚一样地哭着。


然后,少女弯下腰,把那具对于她来说过于庞大的身躯移动到了自己的背上,开始往回走。


++++++++++++++++++++++++++++++++++++


恒河边


他的一生在恒河开始,理所当然也应在恒河结束。


少女细心地用干净的纱布拭擦了男子身躯上的血污,拔下了箭矢,换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新衣服。最后,少女神色复杂地从男子的口袋中掏出了那个护身符,打开、翻转,落入手中的不是当时的那块鲜艳的红宝石而是一堆黯淡的粉末


将放回了粉末的袋子置于男子的胸口,少女将男子抬到火葬堆上后,往后退一步,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向男子行了一个大礼。


为火葬堆倒上灯油,少女手持火把,神色复杂地点燃了火焰。


烈火熊熊,焚我身躯,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怜我世人,忧患实多,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拉紧了批在身上的沙丽,少女背着属于迦尔纳的大弓,一边轻声念着这首少女记忆中一位来自遥远东方的能人异士时常挂在嘴边的诗歌,一边跪在恒河边将属于迦尔纳的骨灰缓缓倒入恒河中。


看着属于迦尔纳的骨灰逐渐消失在视野里,少女的心中的迷惘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更深了。站在恒河边,少女握紧了长弓,想要拉开弓弦,却弄伤了自己的手指。没有一点茧子的娇嫩的双手已经无法持弓拉弦了,这双手属于一位善舞的贵族,而不是一位善武的平民。


【迦尔纳】已经死了,少女还活着。


可失去了自身所熟悉的一切的她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

“莎乐美,抱歉,你能帮我打点水过来吗?”升车佝偻着身躯在床边照顾着自从收到了迦尔纳的死讯就卧床不起的罗陀,幸好昨天外出为迦尔纳祈福苦修的莎乐美回来了,不然他一个人真的忙不过来。

 

“升车先生,你对我不必这般生疏。”【莎乐美】捧着陶盆,露出一抹微笑苦笑,“照顾你本就是我的义务……”

 

吃力的拉着装满了清水的水桶,迦尔纳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有一天连拉一桶水都这么吃力。将木桶里的水倒入陶盆,迦尔纳学着他记忆中罗陀妈妈曾经的姿势抱着陶盆,匆匆向家走去。

 

迦尔纳很清楚“迦尔纳”已经死了,他也亲眼在战场上看到了自己的尸骸,但他还活着,他还活在莎乐美的体内。

 

在太阳落下,自己的生命之火熄灭之时,迦尔纳很明确听到了死神的召唤,但同时另一股力量强行把他的灵魂拉到了莎乐美的体内。

 

在进入莎乐美体内的瞬间,属于那位巴比伦王女英灵的记忆就像绝了堤的洪水一般涌入了他的脑海,迦尔纳很快就了解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以命换命,以吾之性命换汝之性命。但在众神编织的命运中,迦尔纳必死不可,所以莎乐美把自己身为英灵最重要的魔力源泉——灵核与迦尔纳的灵魂相连接。在迦尔纳迎来死亡的那一瞬,莎乐美便抹杀了自身的意识让自己陷入沉睡,误以为失去了持有者的灵核自然会吸引与其相连的灵魂,来维持所谓【英灵】的存在。

 

虽然这并不是迦尔纳所期望的事情,但对莎乐美来说这既是最棒的结局了。他和她将永远地纠缠下去,直到这具英灵之躯因魔力缺乏而溃散,但这件事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莎乐美将那块召唤出了她的圣杯碎片融入了自身的灵核中。

 

身为至高魔术结晶的圣杯,即使是一片小小的碎片也足够维持一名魔力消耗量不大的英灵存在很久了,当然,前提是不要连续发动宝具。

 

在迦尔纳一边神游一边向家里走去的时候,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请问,盎伽王迦尔纳的父母是居住在这里吗?”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