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莎乐美10

10

 

“阿周那,我知道你不喜欢莎乐美,但至少看在她是你兄长的女人的身份上。”贡蒂心疼地看向在不远处的花园里照顾鲜花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少女,开口对自己最宠爱的孩子请求道,“我不要求你像对待长嫂一般对待她,只求你能善待她,毕竟她是迦尔纳曾存在的唯一证明了。”

 

阿周那沉默着踏入池塘,折下一朵盛放的莲花放入一旁侍女捧在手中的花盆。

 

“阿周那!”贡蒂悲愤地看向完全无视了自己的爱子,“难道你打算一辈子都不对妈妈说话了吗?”

 

看着气氛相当僵硬的两母子,无种无奈地凑到贡蒂面前:“贡蒂妈妈,听医生说,至上的孩子,您的曾孙子即将出生了,你不去看看吗?”

 

贡蒂揪紧了头纱,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狠不下心和自己最心爱的孩子撕破脸,只能沉着脸色,在侍女的搀扶下前往至上所居住的宫殿。

 

见贡蒂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无种收起笑容,沉下脸色,看向还在池塘中挑选着莲花的阿周那:“阿周那哥哥,你到底想做什么?我知道亲手杀了血脉相连的亲人让你心情不好,但你也不能对妈妈发脾气啊。”

 

“无种,你懂这种感受吗?”阿周那捧着一朵精致的金色莲花,凑到鼻尖轻嗅,“一直以来求而不得的事物,在我终于下定决心若是得不到的话就直接毁掉之后,才得知那居然是我本就该拥有的事物。”

 

纤长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撕裂了珍贵的金莲的花瓣,那一瞬阿周那的脸可怕得让无种不敢直视。

 

“不过,你不用担心,无种。”松开手指,破碎的花瓣零落在池面上缓缓沉下,阿周那露出一抹无种十分熟悉的稳重微笑,熟悉得甚至让无种产生了之前所看到的不过是他的错觉。

 

抬头看向一旁正在友好地“促膝长谈”的两兄弟,迦尔纳摸了摸左手臂上昨晚被阿周那弄出来的伤口,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太弱了,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

 

【莎乐美】是一名善舞的公主,即使现在的这具名为【英灵】的躯体是由魔力所制作出来的产物,但那也是依据【莎乐美】生前的体质数据所构建的。

 

即使是他,看着数据版面上除了魔力、幸运和宝具之外的一连串的E,也会很郁闷的啊。毕竟一直支撑着他同刹帝利争斗的除了他自身坚持的正法之外就是他那一身强大的武艺了。可再优秀的武艺若是身体素质跟不上,也不过是鸡肋罢了。

 

还有那个据说是英灵最大武器的宝具【七重纱舞】,居然是由舞蹈来构筑的固有结界……可他从来没有跳过舞啊!


++++++++++++++++++++++++++++++

 

“对不是妻子的女性做出这种事情,你就不觉得对不起般遮丽公主和妙贤公主吗?”端坐在镜面前,迦尔纳眼神死地看向正在为他梳妆打扮的阿周那。

 

“那你呢?”阿周那双手灵巧地为迦尔纳戴上黄金莲花形状的发饰,髻上鲜花,“不会为自己居然被丈夫以外的男子戴上发饰而感到羞耻吗?”

 

“迦尔纳还不是莎乐美的丈夫。”迦尔纳冷冰冰地诉说着被所有人忽视了的事实,莎乐美还没有与迦尔纳正式成婚,就连那个已经传遍整个王国的所谓婚约也不过是难敌王储的一句玩笑话罢了。的确,要是【迦尔纳】在那场雅利安大战活下来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结婚。不过到了现在,那也不过是一场妄想罢了,“而且,现在的你并不是阿周那王子不是么?巨苇。”

 

“痛。”迦尔纳扭头看向阿周那手上那几根很明显属于自己的长发。

 

“真是的,都说了不要乱动啊。”随意把自己刚刚扯下来的发丝丢在地上,阿周那开始为迦尔纳的手指和手心上描绘着红色的纹样,“不过,这样的装扮还真适合你啊。”

 

放下颜料,阿周那打量着一身新娘打扮的【莎乐美】,漠然道:“想必迦尔纳还没看过你这种打扮吧。真遗憾啊,明明是这么美丽的女人的说啊。”宽厚的手掌捧起了迦尔纳的脸颊,逼得迦尔纳不得不仰视着阿周那,粗糙的手指划过脸颊,像是被砂石摩擦的感觉一样,迦尔纳的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了红晕。

 

“请住手。”终于忍不下去了,迦尔纳伸手拍开阿周那捏着自己下巴的手,语气中带上了火气,“我并不是你的玩具。”

 

“哼,生气了吗?”被拍开手的阿周那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一抹愉悦的微笑,“我曾在摩差国和你说过,若是有空,我会让你欣赏到最棒的婆罗门舞。”

 

在没有一个人的宫殿中,阿周那赤着双脚踩在撒满了花瓣的地面上,开始了一场没有观众没有配乐的舞蹈。

 

没错,这场舞蹈唯一的观众被黑色的丝绸蒙上了双目,跪坐在一旁,只能通过巨苇灵巧的脚步来判断对方的行动。

 

内,你知道吗?当初在被天神教导这支舞的时候,伟大的阿周那王子在想什么?尊贵的天神之子,因陀罗之子居然扮成女人在学习跳舞,但他终究是个男人,无论跳多少遍,他永远无法学会这支舞中女人的柔软和诱惑。

 

天神曾很失望,他说这样的你是无法从这里离开的。

 

满心牵挂着地面上一切的王子拿着能够看到地上一切事物的水镜,开始思念他的母亲还有他的兄弟……突然,他看到了他命运中的敌人。

 

他的敌人在笑,并不是面对他时的那种冷冰冰的假笑,而是如同那午后阳光般温暖的笑颜。王子突然迫切地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让他的敌人露出了这般的笑容。

 

然后王子看到了,那令人打从心底厌恶的少女还有她那迷惑人心的舞步。

 

如果我也能跳出那般的舞步,他也会对我露出那样的笑容吗?

 

怀抱着这样的思绪,从一天起开始,他的舞蹈就不断地被天神和天女们所赞美。终于有一天,他完成了舞蹈的修行回到了地上。

 

但回到了地面的王子,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跳舞给对方看的机会。他们是敌人,任何的接触都是没有意义的行为。而且……

 

在最后的舞步落下之时,属于阿周那的神力毫不留情地化作了箭矢刺穿了【莎乐美】的脚踝。

 

而且……迦尔纳想看的从来不是他的舞蹈,迦尔纳想看的永远只有这个女人的舞!!!

 

阿周那凄厉的笑声在空寂的宫殿里回荡,久久不曾散去。


评论(2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