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莎乐美13

“为什么会这样?”为躺在火葬堆上的女性献上最后的礼物,迦尔纳后退一步,眼带悲哀地注视着那位已经年华不再之人同她的丈夫一起步入人生的终点。


“升车叔叔是昨晚走的,罗陀阿姨硬是撑着最后一口气等你回来。”升车友人的女儿薇夏丽抹了眼泪,靠近迦尔纳的身旁,轻声说道。


这不是迦尔纳第一次见人死去火葬,但他还是第一次感到了这般的空虚和迷惘,仿若整颗心脏都被活活地剜了出来一般。


迦尔纳自认一生无愧于天地,即使他的所作所为在当代人的眼中绝不是正确的,但他也绝不后悔。因为战斗是铭刻在他骨血中、灵魂里的本能,他可以放弃难敌曾恩赐于他的一切,但他绝不会放下武器,所以当初在天帝城的王祭上被阿周那夺走武器之时,他才会那么愤怒,以至于后来坐视了难敌和沙恭尼谋划的不义的赌骰大会。


今日,迦尔纳终于发觉了他已经没有能够回去的地方了。过去,无论何时,升车爸爸和罗陀妈妈都会在家中等他回家。不管他是能与刹帝利阿周那一战的战士,还是卑鄙懦弱的小人,他们也同样爱着迦尔纳——一个与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甚至把他们牵扯到混乱中的忘恩负义之人。


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迦尔纳突然感觉身体好轻,世界突然变得一片雪白,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自己仿佛要融化于这片雪白之中一样。


+++++++++++++++++++++++++++


恢复了自己意识的时候,莎乐美就知道迦尔纳的灵魂已经完全的英灵化了。心脏部位的灵核传来的阵阵痛楚,正不断地告知她强行禁锢比自己高等级的英灵于自己灵核中的后果。


‘啊啊,现在本体肯定在被盖亚大人批吧。’甩甩头发,莎乐美满不在乎地想到,‘不过那和身为分灵的我没有一点关系,说白了我就是一份记录,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了。谁会去管那么多啊。’

-------------------------------------------------------------------

短小的一篇,莎乐美估计很快就要完结了,明眸女神之子……慢慢来吧。最近又有了个迦尔纳被晴明大大捡回寮的脑洞,话说没人感觉他们还挺像的吗?白发,红色眼影,还有……身材都一级棒(¯﹃¯)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