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莎乐美14(完)

14

 

——“我爱你,所以,我要杀了你。”

裸足的美人

踏着清冷的月色

跳起一支名为“七重纱”的舞

如同欲望的傀儡

她要割下爱人的头颅

 

——“我终于吻到你的唇了。”

 

七重纱舞,传说中美艳绝伦的莎乐美就是用这支舞迷惑了国王等人,割下了圣人的头颅。

 

在莎乐美死去化身英灵的时候,这支七重纱舞也化作了她的宝具。

 

名称:七重纱舞

 

等级:C

 

种别:对人宝具

 

攻击距离:1~10

 

最大捕捉:1人

 

传说:曾经迷惑了耶路撒冷的王者希律王和他的臣子们的舞蹈,化为宝具后的作用是将对方的意志困在幻觉中,而其躯体会听从莎乐美的命令。唯一的缺点是无法维持太长的时间,而且恢复了的人仍然会有被操纵时的记忆。

 

++++++++++++++++++++++++++++++++++++++++++++++

 

“你还是来了,我还以为这次你会像之前一样无视我的存在呢。”摇曳着腰肢,莎乐美赤着脚踩在宫殿的地板上,身后是昏迷不醒的阿周那。

 

看贡蒂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莎乐美勾起了唇角,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尊贵的贡蒂太后啊,为何您是这般神色?阿周那是杀死了我深爱之人的凶手。我会对他下手应该并不奇怪吧?”

 

“你应该知道你是在做无用功。”奎师那上前一步,拦住想要说话的贡蒂,冷静地开口说道,“你的灵核已经濒临极限,不出一炷香的时间你就会回归英灵座。到那个时候即使你不愿意,宝具也会失效……”

 

“啊,没错。”莎乐美笑盈盈地一口承认道,“的确,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的宝具根本不可能困得住身为因陀罗之子的阿周那,但那又怎么样?”

 

看着面前奎师那脸上疑惑的神情,莎乐美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怎么?全知全能的神之化身啊,难道您猜不出来我的阴谋诡计吗?”撩起鬓边的一缕头发,绕在指尖,唇边的笑颜愈发地冰冷,“您其实早就料到了不是?虽然并没有正式的公布,但盎伽王是贡蒂太后的婚前神赐之子的流言却已经早早在王公贵族之间传开了。在那些人看来,盎伽王无疑是般度五子的间谍,难敌王储身边的叛徒。想要报复盎伽王迦尔纳的背叛,理所当然会对他生前的重要之人下手。【我】和贡蒂太后一直在王宫内,已经远离政治中心的他们想要对我们出手想必十分困难,一个不好还会被般度五子发现处死。但迦尔纳的父母只不过是区区生活在平民区的苏多,下手想必简单多了吧。只要在饮用的水缸里滴入几滴毒药,便能取走那对不识好歹的苏多夫妇的性命。”

 

冰冷怨恨的视线直直逼向一脸不知所措的贡蒂太后,莎乐美冷冷一笑:“我知道对于你来说,升车和罗陀是见证了你人生污点成长的人,你一定不愿与他们见面。但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坐视他们的死亡……他们好歹是养大了被你抛弃的长子的人啊!”

 

“请不要再说了。”奎师那微微皱眉,上前一步将贡蒂护在身后,“升车夫妇的事情,我深表遗憾,但你也不能这样指责贡蒂太后。”

 

“因为贡蒂是尊贵的刹帝利,而罗陀只不过是下贱的苏多?这是令人不快的发言。”莎乐美突然露出一抹苦笑,“不过我也没资格说你们就是了。”说到这,莎乐美的指尖已经开始化作金粉散开。

 

相较于贡蒂的慌张,奎师那倒是一副早已预料的神色。

 

“那么,尊敬的瓦苏戴夫啊,可以告诉我吗。”莎乐美正色道,“在我回归英灵座后,您打算怎么同阿周那说?”

 

“……我会消去你存在过的一切痕迹。迦尔纳的身边本就不应该存在你的身影。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想必阿周那终其一生都不会发觉自己内心的情绪吧。”奎师那冷漠地举起了凝聚了神力的双手,现在的他并不是瓦苏戴夫·奎师那,而是那位高位于苍穹之上的三大主神之一毗湿奴,“所有的一切都将在你离去后回归正史。阿周那也不会拥有他不应怀抱的感情。”

 

“是么,那是最好的。”淡漠的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莎乐美闭上双眼,催动魔力加快了自身的溃散。

 

迦尔纳,你终不是我的圣约翰,但我打从心底地感谢你,在明知道我所诉说的一切都是谎言的情况下,曾经那么努力地试图爱我。真的、谢谢你。

 

一滴泪珠划过脸颊,落在地上的瞬间化为了一粒鲜红的红宝石珠子,同时莎乐美的身姿彻底化作了金沙散开,灵核也落在了地上粉碎。


++++++++++++++++++++++++++++++++

摩诃婆罗多的故事到此结束,接下来是迦勒底的番外(修罗场),还有可以猜猜阿周那到底有没有这段记忆。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