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明眸女神之子10

明眸女神之子10

 

“这样做真的好吗?”瑟拉抱着五弦琴,轻轻拨动着琴弦,看着不远处正在同阿周那和德罗波蒂谈话的迦尔纳,眼中充满了担忧,“让迦尔纳与般度五子和贡蒂接触。”

 

“他们不是早就见面过了吗?”米诺斯满不在乎地玩弄着手指间的丝线,“对待这种陈年的伤口,我们能做的最好的处置就是切开伤口,挖去腐肉,再敷上药膏。”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米诺斯突然冷笑一声:“迦尔纳那小子虽然表面上满不在乎,但实际上还是对自己被亲生母亲遗弃的事情耿耿于怀。明明是作为神赐的长子出生,却因母亲畏惧世人的目光而被遗弃在恒河中……哼,真是令人不快啊,这种母亲。”阿尼多斯,你也是这样被你的母亲抛弃的吧,明明是自己求来的孩子,却又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抛弃……啊啊啊,他怎么又想起那个彻底打乱自己人生的混蛋了!米诺斯烦躁地把自己的一头银毛挠成一团,都是那个混蛋不好,不就是曾经救过他一回嘛,而且还不是有意的。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拉达曼迪斯的错!米诺斯恶狠狠地想道,要不是那天那个臭小子吵着说要吃野猪肉,他也不会手贱去射那头野猪了。要是他没有杀死那头野猪,阿尼多斯就会死于野猪的獠牙之下,更不会看上自己,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情了。

 

“米诺斯。”

 

“米诺斯!”

 

“米诺斯!!我再和你说话呢,你有认真在听吗?”瑟拉气冲冲地一把揪住米诺斯的耳朵,“那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德罗波蒂没有跟阿周那一同离开,反而和迦尔纳一起朝我们走来了?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

 

米诺斯整个人处于懵逼状态!迦尔纳带着德罗波蒂过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

 

“什么啊,原来您是打算送受了委屈的黑公主回般遮罗啊。”瑟拉捂嘴娇笑,“那迦尔纳大人您要早说啊。”动动手指悄悄地收回缠绕在对方脚腕的水流。

 

迦尔纳警告地瞪了仗着对方看不到就乱来的瑟拉一眼。

 

米诺斯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呵呵一笑,挥舞马鞭驱使着白色的骏马掉头向着般遮罗的方向前进。

 

浑然不知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的德罗波蒂安静地坐在马车的后座,不安地用指尖捻着自己的头发。她现在好迷惘,她原本以为阿周那会成为一位优秀的疼惜妻子的夫君,可现实却给了她狠狠一个耳光,把她从美好的梦境中打醒。

 

阿周那的确是一位英俊潇洒的伟大战士,但同时他也是一位孝顺的儿子、一心向着他大哥的弟弟。就因为他母亲的一句祈求,她就不得不同时嫁给五个男子!还有比这更令一位女子感到耻辱的事情吗?!

 

从般度五子和他们的母亲身边逃开只是一时的意气之争,德罗波蒂很清楚这样什么都无法改变。阿周那已经在选婿大典上射中了鱼目,而她自己也为阿周那献上了花环,这样回去,只会为她的父亲,姐姐,兄长脸上蒙羞罢了。

 

在她迷惘地在丛林旁徘徊的时候,准备回盎伽国的盎伽王恰巧经过。德罗波蒂对这位英俊的年轻王者是有一点印象的,当初瓦苏戴夫就曾说过,在所有的王储中最有可能一箭射中鱼目的战士就是般度五子中的阿周那和盎伽王的迦尔纳。但是在那场选婿大典上,盎伽王迦尔纳并没有上台尝试,而且还途中就离开了。现在,他又主动提出送受委屈的自己回般遮罗。这样的行为令高贵的神造之女不禁这样想道,盎伽王是不是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

 

德罗波蒂有点害怕地往角落缩了缩,盎伽王的那位贴身侍女看她的眼神好可怕。

 

好像是发觉了德罗波蒂的恐惧一样,迦尔纳扭头向对方露出了一抹安慰的笑颜:“没关系的,黑公主啊。无论你最后做出了怎样的选择,我想你的家人一定会认同并祝福你的选择的。所以……”你并不需要感到害怕。

 

听到盎伽王·迟钝·不会说话·迦尔纳的话语,德罗波蒂都快哭出来了,不不不,盎伽王啊,你看看你的身侧啊,你的那位贴身侍女身上的黑气都要实体化了啊。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