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明眸女神之子11

明眸女神之子11


“我绝不允许!”雅典娜猛地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双明丽的眼眸现在是满满的愤怒,她扭头看向坐在主座上的宙斯,“我尊贵的父神啊,难道您真的要要听取这卑劣之人的话语吗?”


“尊敬的明眸女神啊。”一位无论长相还是浑身的气质都与在场所有人“神”都截然不同的一位男性神邸微微一笑,“迦尔纳本就是吾等神系中的太阳神苏利耶之子,本就归属于吾等。”


“迦尔纳是我的孩子!”雅典娜宛如被惹怒的母狮一般咆哮道,“我从恒河中捡起了那个被你们抛弃的孩子,赐予他祝福并养大了他。我视他为亲子,爱他保护他!过去那么长时间,你们都没有出现,现在又跑过来说迦尔纳是你们神系命运中最重要的一环,希望我们可以无视接下来的大战和他的死亡!”


苏摩漠视了雅典娜的愤怒,直视高居神座的神王宙斯:“尊贵的希腊神系神王宙斯啊,接下来的雅利安大战对吾等神系来说至关重要,我们容不起任何的差错。”说到这,见宙斯还是一副无所谓的姿态,苏摩深吸一口气,抛出了最后的筹码,“如果宙斯大神您同意不插手这场大战,焚天大神说他可以给你……”


接下来的话语被苏摩用神力做了遮掩,除了宙斯之外,在场的任何一位希腊神都没有听清。他们唯一清楚的就是这句话后,宙斯的态度立刻发生了改变,先是将雅典娜软禁在了她自己的神殿中,又发布命令,百年内禁止希腊神邸前往雅利安大陆。


对此,雅典娜是又惊又怒,她很清楚自己的父神是一位典型的希腊神袛,无利不早起——比谁都要多情,也比谁都要薄情。宙斯宠爱自己是因为自己的强大和母亲墨提斯的缘故,但同时他也忌惮着自己,同时他也忌惮着波塞冬、哈迪斯、阿波罗、阿瑞斯……哼,也就只有那些半神他才不会忌惮吧。


+++++++++++++++++++++++++++++++++++++++


且不说希腊那边被软禁起来的雅典娜开始暗搓搓地计划起来什么,先回到我们亲爱的小太阳在的雅利安大陆上吧。


在把黑公主德罗波蒂送回般遮罗的王宫后,本想直接离开的迦尔纳一行人被般遮罗的大公主束发拦下:“尊敬的盎伽王啊,现在苏利耶(太阳)已经落下,在夜晚赶路实在太危险了。我们已经为您和您的部下准备了丰盛的菜肴和休憩的宫殿。”


看着束发一脸不容拒绝的表情,原本就不擅长拒绝别人善意行为的迦尔纳在米诺斯不断示意拒绝的眼神下点头接受了束发的好意。


【哦,不,我亲爱的迦尔纳啊,你到底在想什么?】来到束发公主为迦尔纳准备的宫殿中,关上大门后,米诺斯就烦躁地来回踱步,【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要远离黑公主!】


瑟拉跪在迦尔纳的脚边,担忧地握住他的手:【迦尔纳,听我们的好吗?只要离那个神造之女和她未来的夫婿远远的,你就可以逃离死亡的阴影。】


【死亡的阴影?】听到这,迦尔纳猛地皱起眉头,他意识到瑟拉和米诺斯很有可能瞒着他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看向一脸惊慌地捂住嘴巴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女子,迦尔纳难得阴着脸,语气严厉地说道,【瑟拉,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全部。】


瑟拉没有说话,只是跪在地上流着泪不断地摇头。


【别为难她了,迦尔纳。不是我们不想告诉你,而是不能告诉你。】米诺斯无奈地摊手耸肩,【我能说的只有在雅典娜大人在送我和瑟拉到这里来的时候,对我们下达了命令并且禁止我们向你透露一丝一毫。】


【我知道了,既然是母神的命令那就没办法了。】迦尔纳双手相握,陷入了沉思,【关于这件事我会认真考虑的。不过……


迦尔纳走到窗旁,抬头仰望着悬挂着弯月的夜空:【瑟拉,我从不畏惧死亡。当我师从喀戎,并发誓将我所有的胜利都献给我伟大的母神的时候就做好了战死沙场的觉悟。】扭头直直看向瑟拉,【瑟拉,你懂我的意思吗?】


【是,我的主人啊。】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