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明眸女神之子12

 

【你的意思是,不插手这件事?】瑟拉有些皱眉。

 

【没错,就是这样。】米诺斯重点将般度五子,贡蒂,象城,难敌跟沙恭尼这五个圈了起来,【这片大陆上即将迎来的大战追根究底就是般度和持国两派之间的斗争。持国派的优势是现在的王是持国,子承父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劣势也在持国王身上,持国王天生目盲不能为王,他的王位是因为般度惹怒了仙人不得不远离尘世进行苦修而得到的。般度派的优势是原本王位就是属于般度的,而且般度的长子和二子要比持国长子年长,享有优先继承权,劣势是身为般度长子的坚战太过执着于正法,在沙恭尼的算计下,他必定会饱受磨难,运气不好就迎来死。】

 

【但是,持国王的眼睛不是被你……】

 

【没错。】米诺斯放下手中的笔,【我用来换取盎伽的灵药让持国王重见光明,这样废弃身为长子的持国另立次子般度为王的事情就是乱了正法,我们的存在让原本处于不利情况的持国派和般度派对等了。在外人看来我们已经是毫无疑问的持国派了。】

 

【可问题是,我们现在却和般度五子还有他们未来的妻子纠缠不清。】瑟拉的眉头开始打结,【要真的到了开战的时刻,在外人眼中,身为墙头草的我们必定是要首先清除的对象。】

 

【算了,先走一步算一步吧。】米诺斯随手把纸丢到一旁,打个响指烧掉,【我们对这块大陆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这对我们来说相当不利。像是正法的标准到底是什么?要是我们拒绝参加到双方的战争中去,会不会被指责不符正法?和我们那边不同,雅利安大陆的正法并没有完整的、准确的文字记录,全部都是祖祖代代口语相传下来的。据说流传下来的最完整的正法在象城中,我们必须想个法子把它从象城最年长的王族毗湿摩口中挖出来。】

 

“没有那个需要。”迦尔纳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大步迈向米诺斯,他的神色不怒而威,“盎伽不需要那些,盎伽自有盎伽的法律——由我的母神特里托格妮娅亲自规定的秩序。”

 

“可是,迦尔纳大人,这样的话对您统治盎伽会相当不利……”

 

“瑟拉,去准备回程的马车。我刚刚已经向木柱王告辞了。”深吸一口气,迦尔纳闭上双眼打断米诺斯的话语,“黑公主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同时嫁给那五兄弟。”

 

“同时嫁给五个男人?”见瑟拉的衣角消失在拐角后,米诺斯懒散地站起来伸个懒腰,“我还以为这边对女性会更苛刻一点呢,没想到会这么开放啊。虽然我也认识不少的女英雄,但同时嫁给多个男人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们那边顶多是在丈夫死亡后改嫁。”

 

一跃跃出窗外,米诺斯银白的长发在空中飞舞,落下最后一句轻不可闻的话语:“不管怎么说,还真是可怕的男人啊,黑天。”(#在原著中,正是黑天劝黑公主接受同时嫁给般度五子一事。)

 

“啊,我很清楚。”迦尔纳抚上肩膀上的黄金臂环,“而且我从未小看过那位。”

 

 

 

……时光飞逝大法读条中……

 

……3……

 

……2……

 

……1……

 

……0!!!!

 

好了,接下来就是俱卢大战的故事了。赌骰之类的感觉没啥好写……好吧,我承认是我没灵感了。

 

《明眸女神之子》我会继续写的,接下来可能会有点流水账的感觉。真心感觉对不起一直追文的读者们。

不过也没办法,毕竟这篇文是我当时脑袋发热随手写下的,当初根本没有想过会有人看评论。既然都已经写到现在了,那我是一定会写完的,可是质量是无法保证的,毕竟我不擅长写长篇。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