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明眸女神之子14

明眸女神之子14



“你在生气吗?瑟拉。”看到正在用水镜观看俱卢战场上情况的瑟拉突然撤下了水镜,米诺斯出声道。


“不,我只是感到可悲。”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瑟拉扭头看向白发的克里特之王,“我在为阿周那悲哀。”


“哦~”米诺斯把玩着一块鲜红的宝石,闻此挑起了眉头,“原来曾经被誉为【灾厄魔女】的瑟拉女士也会同情区区半神吗?”


“那个称呼请不要再提起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被未婚夫和家人背叛的公主瑟拉,也不是毁了自己故乡的魔女瑟拉,只是一位侍奉于雅典娜大人之子迦尔纳大人的侍女瑟拉罢了。”瑟拉低下头理了理身上的服饰,略带沧桑地说道,“我同情阿周那只是因为那个男人连自己到底想要什么都不清楚,只是一味地按照别人的意志来行动,然后被喜爱。”


“就和人偶一样啊。”米诺斯感慨道,“精致,美丽,高傲,在无数人的期待下诞生,并被所有人喜爱,却没有自己的意志。”


“谈话就到这里。”瑟拉起身,从米诺斯手中接过红宝石,向外走去,“命运的时刻即将到达,迦尔纳殿下的灵魂由赫尔墨斯大人负责,为了他自己的性命和在新神代的地位,他会拼尽全力去做这件事的。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布置下足以迷惑这片雅利安大陆上的神灵的幻觉,好让赫尔墨斯大人能够平安将迦尔纳殿下的灵魂带回希腊。至于身体……我相信赫尔墨斯大人肯定知道到底该怎么做。”


“是么。”米诺斯满不在乎地跟上瑟拉,反正在一切结束后,他就会回到冥府继续做他的审判长,而阿尼多斯也会成为雅典娜大人的从属神在阳光明媚的大地上生活。……他们本就不是一路人。


+++++++++++++++++++++++++++++++++++++++++++++++++


迦尔纳讨厌寒冷,虽然因为身上的太阳神血脉,他几乎没有过感受到冷的时候。但现在他真的好冷,锐利的箭矢刺穿了他的脖颈,他能感觉到体内的温度正不断随着鲜红的血液一起流出自己的体内。但他并不怨恨,无论是那用诡计夺走了他金甲并诅咒他的神灵,还是杀死了他的阿周那。


因为这是战争啊,不惜一切手段,只为了胜利,所以他不会怨恨也不会对任何人心怀不满。话说,第一感到寒冷是什么时候呢?对啦,好像是那个时候吧……


迦尔纳第一次感觉到冷是在奥林匹斯举行的宴会上遇到了那位漆黑的神灵的时候。


“雅典娜,他是?”黑衣的男性神邸的那双翠绿的眼眸淡漠地注视着紧跟在雅典娜身旁的身着金甲的年幼的迦尔纳。


“他是我的孩子,迦尔纳。”母亲一脸骄傲地向对方介绍自己,“他将来一定会成为一名伟大的英雄的。”


“英雄?”碧眸的神邸皱了皱眉头,不满地看向雅典娜,“雅典娜我知道你很喜欢人类和半神中的英雄,但你不应该这么做,把半神带到奥林匹斯的宴会上来,你要知道你这么做……”


“够了,哈迪斯。”母亲捏紧了自己的手,冷下脸,“看来,我和你没什么话好说的。”丢下这句话,母亲就拉着自己离开了。


当时正处于怒火中的母亲可能没看到,但当时年幼的自己很明确地看到了那碧眸神邸眼中的懊恼。当时他就在想,对方或许只是想要向母亲表达自己的关心,却因为自身的不善言辞而惹怒了对方。


“啊,找到了,找到了。”似曾相识的声音带着一丝庆幸在耳边响起,“真幸运,看来可以不用跟本土神灵发生冲突。”


然后,他就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温暖怀抱一般,沉沉睡了下去。


见迦尔纳的灵魂平安无事地进入蕴养灵魂的宝瓶中后,赫尔墨斯心满意足并小心翼翼地启动瓶上的铭文,将整个瓶子封印起来。做完最后一步,赫尔墨斯小心翼翼地收起宝瓶,这样雅典娜就会安心了,而他也可以在新神代继续他自由自在的美好神生了。

 

至于肉体……赫尔墨斯随手抛出一道白布,洁白的布匹自动将迦尔纳的身体包裹起来,然后缩得小小的,就像一个挂饰一样挂在宝瓶上。赫尔墨斯满意的点点头,踩着自己的飞行靴,向着希腊的方向飞去。

 

带着装着迦尔纳灵魂的宝瓶离开的赫尔墨斯并没有注意到,有人看到了他取走迦尔纳灵魂的全过程,更没有想到这会导致日后雅典娜虽然给了他庇佑,但每次见面都恨不得痛揍他一顿。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