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暑假的倒数第七天=下


“我回来啦♪(^∇^*),游戏先生,您听我说哦,这个世界真的好有意思啊……哇,你们这是怎么了!(ΩДΩ)”十代看到彻底瘫软在桌子上的四人后,整个人顿时懵逼了。


“啊,十代先生,游作君你们回来了啊。”唯一一个看上去稍微好点的游星勉强站了起来,“买东西辛苦了。我们没事,只是有点累,休息一下,就没……”游作脸色一变,立马扔下购物袋,上前扶住对方。


“抱歉,好像是坐的时间太长了,突然站起来整个人有点发晕。”看到游作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游星顿时慌了,“等、等等,游作我真的没事,不用给他打电话。”


“莫西莫西,请问哪位啊?”


“布鲁诺老师,游星前辈又过度勉强自己了,能来我家接一下他吗?”


“什么!游星,你是不是又偷偷带了工作?我早就说过了,我送你去游作那边是为了让你好好放松一下,顺便调养调养身体。不是让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拼命放飞自我的……巴拉巴拉”


“布鲁诺老师,这些话请在您接回游星前辈后,私下再对他本人说。顺便说一下,游星前辈的脸已经向成熟的苹果一样红透了。”


“……抱歉,是我太激动了。(。﹏。*)”


好了,一个解决。游作收起手机,强制把正处于被迫公开处刑的游星扶到床上坐下,问题是剩下的这四位……


“叮咚。”门铃响了的下一秒,一道时空之门突然出现在游作小小的房子里。一位和十代前辈长相一模一样,却因为那双冰冷的黄金瞳孔更显霸气的男子从中走了出来。


“十代,你该回去了。”霸王冷冰冰地出声道,“在外面玩了这么久也该够了吧。”


“额,霸王。”像是被妈妈发现的过了夜禁的小孩子一样,十代现在特别心虚,“可是游戏先生……”


“关于你的游戏先生的问题的话,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他通知了他的友人过来接他了。”至于被强制在蜜月中塞了个电灯泡的某位白龙使会不会气疯,那就和他没有关系了。


“而且,你自己也很清楚吧,如果再不回精灵界的话,你会遇到什么。”看到十代为难的表情,霸王放软了语气,上前一步挡住游作他们的视线,【看,稍不注意,你的手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五指相扣,霸王眯起了眼睛:【就算这样,你还要坚持吗?】


不知道对方和十代前辈说了什么,原本还一脸不愿意的十代前辈最后还是乖乖和对方离开了。


第二个离开的是游戏前辈,来的是一位有着金色头发的男子城之内克也和一位气势很强的褐发男子海马濑人,不知道为什么,海马先生一直黑着张脸。第三个走的是游星前辈,同预想的一样,游星前辈被愤怒到极致的布鲁诺老师带上D轮,一路狂飚着离开。很好,现在就剩下最麻烦的两位了。


“游马前辈,游矢前辈,快去洗漱,我给你们铺被子。”强硬把两位依旧赖在桌子上的小前辈赶去卫生间,游作开始任劳任怨地整理房间,没错,游马前辈和游矢前辈接下来的七天都要在他家里留宿。


等游马和游矢洗漱结束后出来看到的就是坐在床垫上认真翻着他们作业的游作。


“等等,好不容易游戏桑和游星桑都回去了,作业就暂时放一下吧。”游马惊慌失措地扑上来试图夺回自己的作业本。


“前辈……加油。”游作双手握拳做了个鼓劲的动作,“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的。”


【虽然很感谢你的加油,可为什么我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


这是来自两位虽然学渣,但在某些方面有着野兽一般直觉的游马和游矢的感想。


“话说回来,游马,你是怎么说服你家人同意你一个人过来哒。”游矢托着下巴,好奇看向这位比自己还要小一岁的前辈,“我是因为一些原因,总是在不同的次元之间来回跑。对我的家人来说,去别的次元一趟已经是和去朋友家过夜一样的事情了。”


“啊,真羡慕你啊。”游马像是想到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一样把脸埋进枕头里,闷声说道,“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让家里人同意我一个人过来的。”没错,真的是好大功夫啊……在隐瞒自己偷跑的这件事上。


====================================================


ZEXAL世界


“什么,九十九游马行踪不明了?轨道7,为什么现在才向我报告!”刚刚结束一个实验的天城快斗没想到自己刚从实验室出来就迎来了这样一份“大礼”。


“万、万分抱歉,因为快斗大人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打扰您,所以……”


“切。为了实验特地设置的免打扰反而成了障碍了吗?”


“还、还有,快斗大人,现在神代凌牙正在楼下等你,好像是有有关九十九游马的事情要商量。”


“嗯,我知道了。”


天城宅的一楼客厅


“喂,凌牙,游马真的什么都没和你说吗?”实在是忍不住的天城快斗开口道,将怀疑的眼光投向神代凌牙。


虽然不甘心,但是快斗很清楚,比起自己,其实游马更加信赖神代凌牙。


“都说了我不知道啊!”神代凌牙烦躁的捏紧双手,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巴利安化,“三天前,自从和游马在游乐园门口分开后,我就没见过他了!”


“游乐园——你带游马去游乐园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啊!”不提还好,一提神代凌牙也是一肚子的火,“在坐摩天轮之前,游马就被一通电话叫走了。问他对方是谁,也只说是前辈。后来我去游马家找他,他姐姐和奶奶告诉我,游马被那个前辈招待去别的城市玩了。如果真的是和前辈出去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是……这三天我没有收到任何来自游马的消息。”就算是和拜隆一家人去夏威夷玩的时候,他和快斗似乎每天都会收到来自游马的邮件,可是这一次他们根本没有收到任何游马的邮件或者电话。


“看来游马的失踪跟那所谓的‘前辈’脱不了关系。”天城快斗的脸色非常不好,“问题是叫走游马的是哪个前辈。”


此话一出,两人不约而同地沉下了脸色,的确游马是有不少的前辈,但是关系好到能够和对方一起出去过夜程度的前辈,据他们所知真的没有。


==================================================


“你还要闹脾气到什么时候啊。”霸王放下手中的刀叉,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无奈地看向餐桌的另一头的游城•闹脾气•食物一口都没动•十代。


“我没闹脾气。”


看着面前口不对心的半身,霸王抬手示意一旁的精灵侍女把桌上剩余的食物撤下,抬手从虚空中抽出一张卡,“你应该很清楚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插手的。”


“但是,我实在放不下那个孩子。”接住霸王掷来的卡片,十代把卡片放入自己的牌组中。


“那是他自己的命运,也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我们什么都做不了。”霸王站起身,向外走去。做不了和做不到,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做不到是去做了,但是没有成功;做不了则是从一开始就不能去做,而是在成功之前的问题。


“什么都做不了……吗。还是老样子啊,老是说一些一针见血的话。”不过嘴巴那样说,还是帮他把东西准备好了。果然和约翰说的一样,霸王是个傲娇啊。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