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明眸女神之子06

明眸女神之子06

 

当苏利耶的光辉再次降临大地之时,迦尔纳睁开双眼,结束了已经持续了整整一晚的祈祷。撩开门帘,印入眼中的是七倒八歪地坐或躺在露台上的般度五子和他们的母亲。

 

撩起裙角,迦尔纳小心地绕过六人,打算前往河边进行晨间例行的洗礼。

 

唔,般度五子中感知最敏锐的阿周那首先感觉到了陌生人的出现,阿周那猛然睁开眼睛,大声喊道:“大家快醒醒!有人来了……”

 

印入眼中的是一位身穿洁白长裙的纯白“女性”,从“她”的行动可以看得出来,“她”并不从外边来到这里的,而是从树屋里出去的。阿周那马上意识到了,“她”正是昨天好心收留他们的树屋主人。

 

“怖军哥哥,住……”阿周那的话卡在喉咙中没有喊完。

 

刚刚被阿周那的那声大喊叫醒,误以为是难敌派来的杀手追上他们的怖军,迷迷糊糊地看到面前有个人影,直接一拳打上去。在怖军庞大的拳头即将撞上白衣丽人之时,一套黄金的盔甲突然浮现在对方的身上挡住了怖军的拳头,还让怖军后退了数步。

 

迦尔纳微微皱眉:“你就是这样对待昨天好心送给你们食物和毛毯的人吗?俱卢王储。”迦尔纳现在的心情并不美妙,昨天的祈祷在中途就被这群突然的闯入者打断了,虽然阿尔忒弥斯大人并没有在意,依旧收下了他的贡物,但迦尔纳心里还是很非常过不去。

 

“你是……迦尔纳?”那身耀眼的黄金盔甲终于让阿周那从记忆的角落中挖出了当初并不美好的不欢而散。

 

“阿周那?”迦尔纳也终于从那张粘满了灰烬的脸上找到了当日练武场上英俊的刹帝利王子的影子,“……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算了。”见阿周那一脸不想说的样子,善解人意的迦尔纳也不会继续追问下去,“既然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继续问下去。我现在要去河边,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麻烦你了。”

 

+++++++++++++++++++++++++++++

 

糟糕,非常糟糕。阿周那红着脸低下头假装自己在专心致志地清洗着自己,一边偷偷地瞄向站在自己身后纯白人影。

 

脱下沙丽的迦尔纳的身材比他想的还要消瘦,身上的肌肉并不像他们一样突出而是非常的紧实,充满了纤细的美感,同时也让人可以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他专注地用双手掬起一捧水从头顶浇下,水滴划过他的头发、脖颈、背脊,最后在臀部回到河流中。

 

感觉鼻子有点发热,阿周那猛地把自己扎入水中。过大的动作溅起的水花吓了刚刚完成了洗礼的迦尔纳一跳:“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把自己沉入水底的阿周那在水中瓮声瓮气地回到道,“我等下打点水回去给我的兄弟们和妈妈,你接下来……”

 

“哗啦”一声,迦尔纳赤裸着上身走上河岸,换上了放在一旁岩石上的干净衣服:“我要离开这片森林了,到昨天为止我正好在这片森林里居住了整整一年,也差不多该换个地方了。”

 

“你一直住在森林里?”阿周那猛地把头从水中拔出,“那不是很危险吗?”

 

“我身上有着狩猎女神的祝福。”用干净的布拭擦着头发上的水珠,迦尔纳淡漠地说出了自身的秘密,“虽然因为地域和信仰的差异导致祝福的力量减弱了不少,但对于我来说没有比森林更加安全的地方了。毕竟你们这个地方对待异族人的态度不大好。”

 

“抱歉。”看着迦尔纳准备离开的背影,阿周那再三试图开口,终于还是把那句迟来的道歉说出口了。

 

“?”迦尔纳回过头迷茫地看向阿周那,“抱歉,我不记得我曾做过什么貌似需要你道歉的事情。如果你是在指昨晚的事情的话,你说的应该是【谢谢】而不是【抱歉】吧?”

 

“请当我什么都没说。”阿周那黑着脸瞪了迦尔纳一眼,再次沉入水中。

 

莫名其妙的就被瞪了一眼,就算是迦尔纳也会感到不知所措。一直生活在一群直肠子的英雄和女仙中的迦尔纳从来都不曾想过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人别名为“傲娇”。


评论(1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