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明眸女神之子09

明眸女神之子09

 

“对了,迦尔纳啊,今天的选婿大会您想好该怎么做了吗?”站在迦尔纳身后,瑟拉拿着一把黄金的头梳细细地梳理着迦尔纳那一头银白的长发。

 

“还能怎么做?”米诺斯翘着二郎腿,趴在一旁的长榻上嚼着炸糖球,“这是选婿,不是比武。我想雅典娜大人肯定不乐意你找了个神造之女的。”

 

“我知道,所以我今天过来只打算走个过场。”任由瑟拉打理着自己的头发,迦尔纳无奈地看向瘫坐在一旁的的米诺斯。

 

“因火祭而生的神造之女,还注定会影响整个世界,感觉和潘多拉那个女人还真像。”又往嘴里塞了一颗炸糖球,米诺斯嘎吱嘎吱欢快地咬着,“不过,她没潘多拉那么美,也没有潘多拉那么危险。”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瑟拉结束了对迦尔纳的头发的梳理,开始往上面抹橄榄油,“她们之间的意义从根本上就截然不同啊。”

 

抹完橄榄油,戴上金冠,瑟拉满意地打量着盎伽王:“真的是宛如太阳一般耀眼啊,迦尔纳大人。”

 

“差不多到时间了。”米诺斯从长榻上一跃而起,走到门口,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尊敬的盎伽王啊,到前往选婿大会会场的时刻了。”

 

+++++++++++++++++++++++++++++++++++++

 

般遮罗的选婿大会会场上,德罗波蒂的那宛如百花怒放般的美貌让在场的所有勇敢而年轻的刹帝利国王或王子们沉醉,但猛光王子宣布的选婿规则却引起了在场绝大多数的武者们的不满。擅长弓箭的王储并不多,这样很明显的偏向,惹得善杵的持国之子难敌大怒:“就算是仙女也不能让我承受这般侮辱。这不是一场选婿大会,而是侮辱所有刹帝利王储的阴谋。若木柱王真心寻求一个出类拔萃的武士,就该安排一场杵战、剑战还有长枪战。这种破竞技,又有谁能赢下?”

 

【米诺斯,你能射中那空中的鱼目吗?】瑟拉凑到米诺斯身旁轻声说道。

 

【撒,谁知道啊。虽然我也擅长弓箭,但已经好久没有射过箭了。】米诺斯理了理披肩,【不过要是喀戎的话,一定能够轻松射中吧。当然,对于完美地继承了喀戎箭术的迦尔纳来说,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在米诺斯和瑟拉在盎伽王的王座后窃窃私语的时候,迦尔纳无奈地扫了他们一眼,见他们还记得布上幻术掩饰,也就对他们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尊敬的盎伽王啊,你尚未前去试过那美丽公主设下的试炼,为何不去试一试呢?”这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瘸着腿的男子,米诺斯很快就发现了对方的身份,象城王后甘陀利的亲生兄长——犍陀罗王沙恭尼。

 

“没关系的,犍陀罗王。”迦尔纳在米诺斯的提醒下终于想起了这位未曾相逢的男子身份,他笑着摆了摆手,“我本就是因为收到了请帖方才来到这里。我很尊敬美丽的德罗波蒂公主,但我并没有娶对方为妻的想法。而且……”

 

迦尔纳露出一个羞涩的微笑:“老实说,我并不怎么赞成这种凭借武力来选择公主夫婿的行为。武力的强大并不代表能给公主带来幸福,但今天的这场大会是公主自身的意愿的话,我也会祝福公主能获得一位称心如意的优秀夫君。”

 

沙恭尼被这种初次听闻的话语噎了一下,随后开口道:“也许美丽的般遮罗公主想要的正是您这般既强大英俊又尊敬女性的刹帝利王储啊?”

 

“……”没想到沙恭尼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迦尔纳,脸色猛地一僵,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尊敬的犍陀罗王啊。”面带笑容的米诺斯上前一步,出现在迦尔纳的身旁,“许久未见了,近来可安好。”

 

“哦哦,这不是米诺斯吗?真是许久未见啊。”看到出现在迦尔纳身旁的银白人影,沙恭尼闭上了一只眼睛,他对米诺斯的心情可以说是既感谢又怨恨,感谢他治好了持国的眼睛,又怨恨他为什么不早点出现,若他能在持国娶他妹妹之前出现的话,那么他的妹妹是不是就不会一生都被黑暗包裹了?

 

曾和米诺斯有过短暂交锋的沙恭尼很清楚这个男人的狡猾和聪慧,只要米诺斯还在迦尔纳的身旁,就没人能够从盎伽王身上得到任何的利益。沙恭尼遗憾地摇摇头,蹒跚地回到了他的座位上。

 

“米诺斯……”迦尔纳迷茫地看向身旁的长发男人。

 

“迦尔纳,不要和那个男人有太多的牵扯。”看着迦尔纳那双如同小鹿一般迷惘的眼睛,米诺斯在心底偷偷地叹了一口气,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雅典娜大人会向哈迪斯大人把他要过来了,伸手拍了拍迦尔纳的肩膀,露出一抹鼓励的微笑,“没关系,我和瑟拉会一直在你身边,这些事就交给我和瑟拉吧。”

 

“嗯。”迦尔纳伸手摸了摸左臂上的黄金臂环,他也很清楚自己并不是玩阴谋诡计的料,虽然他的母亲雅典娜很中意这种行为,但他就是学不会。阴谋诡计从另一方面来说也算是一种赌博,不过赌的并不是金银财宝而是对方的行动,而迦尔纳永远都学不会赌博。

 

见周围已经有一些对选婿大赛失去兴致的国王纷纷离开了座位,迦尔纳也带着米诺斯和瑟拉打算先行离开了。

 

在迦尔纳走出会场的那一刻,身后的会场猛地爆发出一阵欢呼,迦尔纳没有回头,米诺斯扭头向瑟拉示意。瑟拉点点头,后退一步消失在了一片水雾之中。

 

在迦尔纳回到自己的宫殿后,米诺斯靠在一旁的墙壁上,闭上了眼睛道:“瑟拉,最后到底是谁赢得了那位美丽的般遮罗公主。”

 

“好像是一位婆罗门。”从一片水雾中踏出,瑟拉站在米诺斯身旁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不过他的真实身份应该是般度五子中的阿周那。”

 

“是么。”米诺斯耸耸肩,扭头,“既然这样的话就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做好回盎伽的准备吧。”

 

++++++++++++++++++++++++++++++++++++++++++++

 

三日后,迦尔纳坐在回盎伽的黄金马车上拭擦着自己的弓,突然他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示意车夫停下步伐,站起来四处张望:“米诺斯你有没有听到女性的哭声啊?”

 

“嗯?”把手上的书籍收进怀里,米诺斯侧耳仔细地听了片刻后,点头指向一旁的森林道:“没错哦,从那边的森林传来的。”

 

“你是般遮罗的公主,德罗波蒂?”迦尔纳惊讶地看向坐在树下抱着膝盖,泪流满面的女性。

 

“您是……盎伽王吗?”德罗波蒂眨了眨满是泪水的眼眸。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