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莎乐美06


在难敌攻打摩差国的时候,般度五子现身解救了摩差国的危机。他们要求难敌归还他们的国土,但难敌不愿意,宁可开战也不肯交回国土。


数日前,看着因强行割下身上的金甲和耳环而浑身是血的迦尔纳,莎乐美即使早就料到了敌人会用计夺走迦尔纳的金甲还是心痛不已。幸好因为迦尔纳自身的好体质和莎乐美准备的药物,这些伤很快就好起来了。得知了此事的难敌还派人送来了大批药材,即使是莎乐美也不得不承认这批药材来得非常及时。


+++++++++++++++++++++++++++++


站在当初召唤出了自己的森林中,莎乐美双目朦胧地看向东方,现在俱卢王朝的持国和般度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莎乐美很清楚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虽然很对不起在持国一方的迦尔纳,但她必须在迦尔纳的死劫来临之前,让德罗纳去死,只有这样她才能彻底地发挥那块碎片的力量,在即将到来的死劫中保下迦尔纳的性命。所以……一滴泪水划过脸颊,请原谅我的任性,我的恋人啊。


+++++++++++++++++++++++++++++++++


在确认了持国和般度之间的战争已经不可避免的时候,迦尔纳就派人将莎乐美送到了他父母升车和罗陀身边,从而专注地全身心投入到了战争的准备中。


谁知在出发去战场之前,他回家探望双亲的时候,却得知莎乐美在来到升车罗陀身边后的第二天就一个人偷偷地离开了,而且什么都没带。


虽然很想去寻找莎乐美,但迦尔纳还是踏上了前往战场的道路。


这场战争和他所想像一样,烟火、悲鸣、鲜血还有绝望布遍了大地。而且战况也逐渐向持国方不利的方向变化,首先倒下的是毗湿摩大人,然后是德罗纳,虽然他们也杀死了阿周那和妙贤公主的儿子激昂还有木柱王,但同时也彻底惹怒了般度一方,阿周那歼灭了敢死队并杀死了胜车王。


在德罗纳的战斗下,战局开始向持国一方倾倒。坚战王最终还是采纳了黑天奎师那的建议,通过散布德罗纳儿子马勇的死讯来打消德罗纳的战意。情况也如同奎师那所预料的一样,在他们把马勇的死讯散播出去之后,悲痛的德罗纳已经再也无法握住自己的武器,般度一方大获全胜。


看着一脸义愤填膺的友人,迦尔纳却从般度一方过于顺利的行动中察觉到了一丝诡异。就算坚战王再是一位多么诚实的君王,德罗纳在得知了儿子可能的死讯后,第一行为不是去寻找儿子的尸体来确认儿子的生死,而是询问敌方的首领。不管怎么说,都很奇怪吧。


可是……迦尔纳抿了抿嘴唇,还是保持了沉默。即使说出口,会有什么用吗?德罗纳会复活?还是能挽回现在的劣势?难敌绝不会听他的话,只会抱怨他怎么不早点说,然后继续我行我素,不是吗?


迦尔纳捏紧了口袋中莎乐美送给他的护身符,看着难敌的愤怒还有对他的隐晦的不满,迦尔纳只能黯然退出了主帐。明明现在正值暖季,可为何他的心却如此寒冷?


第二天,施予的英雄迦尔纳和天授的英雄阿周那,这两位有着相当武艺的大英雄终于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了。 


被因陀罗用诡计夺走了神甲,被贡蒂恳求不要与般度五子争斗,又在前日的战斗中失去了具有弑神威力的神枪——在争斗之前,迦尔纳就失去了一切能够与阿周那争斗的武器,身上也已经变得伤痕累累了。


在他的战车陷入泥潭的时候,迦尔纳就清楚了自己的命运。阿周那绝不会放过杀死了他儿子激昂的不法之人,即使他的行为并不光明磊落。


果不其然,在奎师那的话语下,阿周那愤怒举起了甘狄拔神弓,一箭射穿了迦尔纳的脖子。


啊啊,他的道路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吗?莎乐美,不知道她能不能好好地生活下去啊。吾友难敌,最终他还是没有杀死任何一名般度五子。还有贡蒂太后……希望她不要把真实告诉阿周那他们。最后罗陀妈妈,真的很抱歉,没办法继续在您的膝下尽孝了。可是,他不悔,这一生他真的获得了太多太多他本不应该拥有的东西了。灿烂的生命,慈祥的母亲,能相互理解的友人……现在他不过是把那些本不属于他的东西还回去罢了。本来他的命运就该在贡蒂太后将他遗弃于恒河中的那一刻就结束了。但在湿婆的恩赐下,他居然还能拥有过这么多美好的事物……他的一生已经足够了。


迦尔纳最后看了一眼缓缓下沉的太阳,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不过,对不起啊,莎乐美……没能遵守从战场上回来的约定……


般度军包围着阿周那开始欢呼凯旋,奎师那搂着阿周那的肩膀不断地赞美他,因为今天的这场战斗,可以说是确定了般度军的胜利,大家都非常高兴。但射出那致命一箭的阿周那却露出了勉强的笑容,回到营地后便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而持国军在该战中,失去了难降和迦尔纳两位大将,彻底地陷入了颓势,可以说是注定了他们败北的命运。


今夜,双方大军谁都没有多余的心思来收拾尸体,故谁都没有发现,在迦尔纳的口袋中有一颗红宝石正在拼命地闪耀着鲜红的光芒。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