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中的风

莎乐美09

09


来聊聊某位出生低种姓的战士的故事吧。

一出生,就被母亲遗弃于恒河之中,失去了身为天神和刹帝利王女之子的高贵身份,被苏多夫妇捡回家中。

坚信着自己必将成为一位强大战士的少年,背弃了自己的种姓【苏多】,踏上了一条注定悲剧的道路。

直到有一天,一位娇弱的少女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背弃了自己出生的少年,被自己出生所迫害的少女。

少女笑着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少年回答道,你的愿望我会竭尽全力去实现的。

少女笑着说,那你的爱能给我吗?

少年回答道,我不知道什么才能算是爱,但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会全心全意地照顾你。


少女哭泣着,为何你要去那注定死亡的战场,你不是说过你会爱我吗。

男子回答道,但这是我的誓言,我发过誓,我一定会帮吾友难敌战胜他的敌人。

少女哭泣着,我可怜的恋人啊,我在银盘中看到了。身为那位因陀罗之子命中注定的敌人,你必会在与对方交手之前就身负无数的诅咒,然后悲惨地死去。

男子回答道,没关系,若那是我的命运,我很乐意接受他。

少女哭泣着,既然如此的话,我可怜的恋人啊,诸神既然不能容许你【迦尔纳】继续存在于世间,那么就请你用我【莎乐美】来继续活下去吧。


遍布了尸体的战场上,死去男子的口袋里火红的宝石绽放着妖艳的红光,指引着男子的灵魂。

画着神秘阵法的森林里,白衣少女躺在地上,胸口心脏处也闪耀着夺目的红光,引导着男人的灵魂。

男人的灵魂进入了少女的身躯,属于少女的灵魂之光愈发黯淡。

曾经诱惑了自己的父亲斩杀了自己所爱之人的少女笑了。

只有我才能让你活下去,唯有杀了我才能让你死去。

这才是最美妙的爱。


+++++++++++++++++++++++++++++++++++++


迦尔纳很清楚,莎乐美喜欢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她投影在自己身上的某个人的影子,而且莎乐美的身份也绝没有她自己说的那么简单,即使这样,迦尔纳还是全心全意地照顾着这位满嘴谎言的少女。


虽然他们的相识相知皆建筑在谎言之上,但迦尔纳坚信着少女对他的好是毫无瑕疵的真实。就像一个人全心全意地帮了你,难道你还会去在乎对方帮你的理由吗?所以迦尔纳无视了莎乐美身上的一切异常,以同样的真挚来对待莎乐美。


不过,这份来自莎乐美的最后的礼物,实在是让迦尔纳五味复杂。所有的生命都渴望着生存,即使是早已做好了用自身的死来告别世间的一切的准备的他自己也毫不例外。


如果可以抛下一切,单单以【莎乐美】的身份生活,他是不是可以得到他一直所渴望的幸福?背着【迦尔纳】唯一的遗物,迦尔纳以【莎乐美】的身份回到了父母的身边,看着罗陀妈妈对着自己的遗物泪流满面,迦尔纳真的好想抛下一切,跪在罗陀妈妈的膝下告诉她所有的一切。但他不能这样做,那会毁掉莎乐美为他所做的一切。


阿周那和贡蒂太后的出现是在他的意料之外的,他更没想到的是贡蒂太后居然会出口邀请他入宫。看对方的目光,该不会是把【莎乐美】当做儿媳了吧?


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阿周那的态度,那是……嫉妒吗?阿周那嫉妒着莎乐美?理由还是……迦尔纳?这是神灵开的玩笑吗?


但这份感情绝不是虚假。靠在阿周那坚实的怀中,迦尔纳能够很清楚地听到他的心音,嫉妒、悲伤还有隐隐约约的绝望?


“馁,回答我啊。”阿周那伸出手指梳理着对方柔顺的长发,看到对方的头发上没有任何的发饰,神色越发的冰冷,“呵,明明还没有结婚,就迫不及待地做出一副寡妇的打扮了吗?”


不,我只是不会打理头发。迦尔纳默默地在心里回答道。他的手指曾经能够拨开任何强弓的弓弦,现在却连一个简单的发式都梳不起来。


阿周那凑近了少女的秀发,太阳的味道,属于迦尔纳的味道:“他曾为你戴上过发饰吗?”


“嗯。”他的确曾为莎乐美戴上了他送给她的黄金发饰。


“是吗?”阿周那紧紧地揪住了少女的长发,不顾少女的痛呼,眼中闪过一丝很明显的痛恨,“迦尔纳曾辱骂嫁给我们五人的德罗波蒂为不知廉耻的荡妇,但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嘛。居然为不是自己妻子的女性束发……还是说他早已决定迎娶你了吗?”


评论(13)

热度(37)